1. 首页
  2. 广告案例

别人眼中的广告人VS你眼中的自己

在现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人们好像都带着面具生活。朋友圈里的照片,滤镜一加工配上几句文案,看上去生活精致,实际上在你看不到的背后是怎样的凌乱。

广告案例

身为一个广告人,就更会伪(装)装(腔)自(作)己(势)。很多人眼中的广告人,活得多么潇洒自在,不仅不用准点上班,还可以拿着客户爸爸的钱去实现自己的创意,效果一出人人夸奖。可实际上呢,广告人和你想的完全是两码事!

文案

受访者:阿伟

工龄:3年

碎碎念:曾经兴致勃勃的觉得我写的东西可以被大家认可,后来发现现实是,只要客户爸爸满意,就算改到面目全非也还是要改。我的热情,都在日复一日的折磨中渐渐淡去,你以为,我在认真的码字吗?

广告案例

碎碎念:不,其实我已经放弃治疗了。拖延症是无可救药的,不到deadline是不会交稿的。

广告案例

设计

受访者:阿青

工龄:2年

碎碎念:大学的时候,做作业考虑审美啊,设计感啊。工作后,就要看遇到什么样的甲方,不要以为网上说的改回原稿是段子。遇到过一个客户要我把banner一改再改了两天,也就12个版本吧,最后选择了初稿,还能说什么,是我太年轻了。你以为,我画的真的是设计稿吗?

广告案例

碎碎念:不,我画的都是甲方爸爸们的梦想。还是老大说的对,我还年轻,再多做个几年就能习惯了,每天听听心经啥的,有什么过不去的,审美?不不,还是钱重要。不说了,我要去听心经了。

广告案例

策划

受访者:阿思

工龄:1年5个月

碎碎念:想要做出点成绩证明自己的实力,现在发现,一次次的头脑风暴也只是无用功,一次次的被pass,自我怀疑。你以为,策划案就一定能得到刷屏效果吗?

广告案例

碎碎念:不,一次次的被毙挖空了我的脑袋,已宕机。(可能要转行了吧)

广告案例

PR

受访者:阿宁

工龄:5年

碎碎念:刚工作的时候,觉得公关听上去就很厉害。想象中,是站在闪光灯下演讲,回答问题,那场景我梦到过好几回了,你以为,我真的像看上去的这么光鲜亮丽吗?

广告案例

碎碎念:不,我的背后有着沉重的力量,我就是俗称的“背锅侠”。工作了这么些年,我慢慢习惯了,公关就要用尽一切办法维护好声誉。

广告案例

阿康

受访者:阿铭

工龄:6个月

碎碎念:我们其实是客户执行(Account Executive),阿康为音译,我们是真的难做,夹在中间,两边不是人,你以为,每天向甲方和文案卑躬屈膝就够了吗?

广告案例

碎碎念:不,你看不到的是他们背后的磨刀霍霍。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你们都是大爷,我就是中间的肉饼,剁成了泥也一样能吃。做阿康的上辈子一定是折翼的天使,请善待我们。

广告案例

新媒体运营

受访者:阿花

工龄:1年3个月

碎碎念:进行之前,我以为只需要每天负责推送就好了,事实证明我太天真。有热点就要追,发完推送死盯KPI,你以为,坐在空调房里写写稿,撸撸猫就是人生?

广告案例

碎碎念:不,无论何时何地都不变的就是——改稿改稿改稿。(只有电脑是不可辜负的)

广告案例

财务

受访者:阿静

工龄:2年6个月

碎碎念:财务是真的很不容易的,你以为,我真的掌控着财政大权吗?

广告案例

碎碎念:不,我只是金钱的傀儡。报销的时候一个个都是大爷,要发票的时候一个个都不吭声,支持下工作好吗?

广告案例

甲方

受访者:阿远

工龄:3年

碎碎念:世人对我们甲方有太多的误解,你以为,甲方都抠吗?

广告案例

碎碎念:没错,我们就是抠啊,希望用低成本换高价值,这世上谁愿意做亏本的买卖?是不是这个理?然而,乙方要预算我们最后都给了,结果却是往往花了大价钱也没有好效果,我们也很心累啊。

广告案例

老板

受访者:阿欣

工龄:4年

碎碎念:你以为,老板都是潇洒自在日进斗金的吗?

广告案例

碎碎念:老板也是人啊,老板承担的责任更大压力更重。手上的事比起员工,只多不少,前段时间那么多过劳死的新闻,我可能就是下一个苦命人。

广告案例

生活已经如此的艰难

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了

望各位都能得偿所愿

拆穿的下场就是

本文内容来源于:百家号:醉江南,不代表运营狗观点,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运营狗官方处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Q:596924832
微信:lonelywar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