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运营狗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百万外卖大军的机会与无奈,倔强与逃离,收割与被收割

平台企业凭借一架神秘调度机器,驱动数以百万人每天上10小时卖力工作。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锐总Ryan,行业动态,APP运营,餐饮,规则

游戏缔造者美团、饿了么这样的平台企业,多数人不知道,他们与这些玩家不存在雇佣关系。拉开幕布,平台方仅仅凭借一架神秘调度机器,驱动数以百万人每天上10小时卖力工作。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锐总Ryan,行业动态,APP运营,餐饮,规则

10年,外卖系统已锻造成全球最宏伟的“人机游戏体”之一。它横亘2000座城池,数百万人超长待机等待任务;每位玩家都需钻进城市毛细血管,熟稔每一处街道、每一个单元楼,甚至隐藏在黑暗楼栋的信息,才能步步通关——通关意味着更密集的订单和更丰厚的酬劳。

游戏缔造者是美团、饿了么这样的平台企业,多数人不知道,他们与这些玩家不存在雇佣关系。拉开幕布,平台方仅仅凭借一架神秘调度机器,驱动数以百万人每天上10小时卖力工作。他们要做的是制定完美规则,小心翼翼摆平各方利益。

一、外卖与城市,母体与个体

百万甚至千万人聚集的城市,如此多的人在城市集中生活合作,他们积累的一切,加上日新月异的信息科技,可能产生何种新的商业模式与城市形态?伴着那个热气腾腾的奥运夏天的,是第二代iPhone的问世,是网速翻倍的3G版本。城市高速发展着到了2010年,那时上海举办了世博会,口号为“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又是一个排着队围观奇观的夏天。对于每个人而言,城市这样的形态似乎有无限可能,那是个对城市生活充满憧憬的年代。同样也伴随着城市病:雾霾、拥堵、物价或房价。整座城市由一个个微小设施构成:空调、电梯、出租车、电子商务、电子支付、24小时便利店、碎片阅读、手机外卖,任何一个都是理性而便利的,放弃任何一个都“没有必要”。而组合到一起,就是我们的整个生活了。

我们享受着城市的便利和科技发展的同时,也变得更加得“懒得动”。我们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下的“笼民工”。

从一个3平方米的工位到另一个3平米的工位,这两地之间长达1公里至3公里的距离我们懒得动也觉得“没有必要”放弃这些便利。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锐总Ryan,行业动态,APP运营,餐饮,规则

二、月入上万的诱惑与逃离的众生

太多的外卖员们被想当然的自由和高额回报的幻想入了局,却在3-6个月后再次选择逃离。

– 自由 –

 相较于在一个固定工位消耗光阴,送外卖似乎在各方面都很不错:想跑的时候就骑着小车出去跑跑,不想跑了也没人逼着,多劳多得,全凭心情。总会听到外卖前辈给你说:“正常跑,一天就能有两三百,好的时候一个月上万,也不是不可能。”掏出手机上的外卖APP看,只见从上到下,一水的订单,抢也抢不完。

– 劳动力与对应价格 – 

夏天、冬天是最繁忙的时候,订单多到接不过来,除非把系统关了(系统会自动将你所在位置附近的配送单划拨给个人),否则没时间吃饭。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锐总Ryan,行业动态,APP运营,餐饮,规则

对于极端天气,他们又爱又恨。太阳天还算好,顶多就是晒点。刮风下雨就要考验毅力了,有人马上躲回家,赚钱欲望强烈的人则会第一时间冲出家门。这时平台有雨补,每单能多挣五毛到两块不等,下雪每单能补贴三五块。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锐总Ryan,行业动态,APP运营,餐饮,规则

路况好可以3分钟骑行1公里,一个单平均来回5公里。耗时15分钟换取5-7元的回报。新骑手一周左右后坚持一天干满10个小时,送满40单,换取200元日回报。更多的骑手喜欢同时配送几单,这样可以将时间价值更大化。 

闯红灯、见缝插针可以把送餐时间从4分钟可以减到3分钟,赤裸裸的让你感受:时间就是金钱!而且很多情况会在到达用户所在范围后,继续奔跑着寻找交接点,而且送餐如果超时后台会收取罚款。

老常总能跑进骑手系统每周排行的前五名,秘诀是跑得勤。下午单少,不少外卖小哥会睡午觉,或路边支着电动车,躺上面刷手机。老常的跑单系统却一直转着。不论远近,犄角旮旯里的单,他都接。系统奖励勤快的,跑得越多,接得单就更多。

一篇类似《外卖小哥月入过万》的文章,小刘转到群里,问前辈们:“咱这城市,真有人跑外卖月入过万的么?”

“有啊,我就认识几个。专送,一天3组电瓶,十几个小时地跑,你干吗?”有人回道。一时哑然,果然,无论哪个行业,高收入的都是凤毛麟角,像小刘这样艳羡仰望的才是绝大多数。

– 食物链的高低 – 

在望京,单一家外卖平台有6个站点,6名站长分属6个加盟商,他们在线管理与实际办公面积不相当的员工数——700多人承担方圆5公里、299栋楼宇的配送,每日近2万单雀跃在这片区域上空。将镜头拉升,从望京向整个中国看去,外卖平台以微观的区块构建城市甚至国家宏大的即时运力整体。

站长们看似在方圆5公里内手握权力,但在外卖王国,他们都处于整个“游戏体”最末端。从他们的视角向上望去,那是一个长长的链条:骑手-站长-加盟商-(外卖平台)-渠道经理-区域经理-大区经理-总监-事业部总经理-事业群总裁-CEO。

渠道经理是“老板”,区域经理、大区经理是“大老板”,王兴便是他们再往上是根本接触不到的“大大大大大老板”。作为稽查员的“质控”会不定时查访站点。也许是为了防止质控收受贿赂,平台对质控采用轮岗制,他们一般不会在一个片区呆太久。
在外卖江湖,似乎这样的警示时时可见:永远不要相信一个人;绝不把权力集中在一人手中;最忠心耿耿的永远是机器。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锐总Ryan,行业动态,APP运营,餐饮,规则

在这个庞大的机器系统里面,作为一个骑手真的卑微如尘埃。甚至依靠外卖员配送物品获取回报的商户,门卫保安都会横眉冷对。

我们从工厂工位,或是写字楼办公桌的3平米的笼民变成了3公里的笼民,听到最多的声音就是:您有新的订单了,请注意查收。

新时代笼民工,疲惫而且孤独。

三、被人收割还是收割韭菜

1、外卖员的技术没有堡垒,是一头拉磨的驴。

我们如同一只只家禽,区别只在于每只家禽仔创造的价值。食物链最底层便是生产,是那拉磨的驴,疲于生计又机械的生存着。

今天就挣今天的钱,明天就挣明天的钱,把一生切割成若干小块零售,自然很难卖出好价钱!就像乐高玩具一样,单独的一块就是一片塑料,价值也就一毛钱,但一千块组装到一起,就值一千元,你说不出他是哪一片值钱,形成一个系统才值钱。
外卖员的每一天都是隔断的,对3公里氛围内商户的分布的熟悉程度也不能转化为高价值。人工智能、无人配送、物联网和共享经济等等产业无时无刻在伺机改变行业,开创一个新的苹果和淘宝。时代的发展会自动进行血液更新,会淘汰掉落后的产业与工种。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锐总Ryan,行业动态,APP运营,餐饮,规则

大量被机器替代的人群会流入服务行业,去瓜分这不会变得更大的蛋糕。

2、庄家利用廉价劳动力和收割人性的懒惰,懒就是经济发动机。

各方掠食者参与这场韭菜众多的闯关游戏,可惜收割的是“你”,收割方是这条巨大产业链上的“机构”们。充电车、外卖平台(先免条件一定数量跑单权限后会强制要求购买基本装备)、网贷(深入外卖圈你会发现有大量的20-35岁人群背负欠债),甚至连X呗和各信用卡机构都无意之中完成了收割(打着某团/某了么招工单位的名头的电动车商会鼓励你用某呗/信用卡分期买车,因为知道你连买车的钱都没有)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锐总Ryan,行业动态,APP运营,餐饮,规则 

在这个链条中一环扣一环,收割一拨又一拨,收割一轮又一轮。处于最底层的外卖员无力而又操劳。 

3、抓住红利如同抓紧大腿。

多少生意冷清的店铺因为外卖的兴起而重新火热?多少犄角旮旯的店铺因为外卖而节约了高额的成本?多少黑心商户因为外卖而敛财颇丰?一部分人选择开店,一部分人选择出卖苦力。选着开店的人成为了选择配送人的上链。

一个方向的选择决定了不同的人的回报获取方式,也无形中决定了谁掌握话语权。

四、重新选择

1.当然,想要收割也不容易。

王国不是一天建成。2015年的春天,美团CEO王兴接待了一位客人。那时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还在百度外卖。他对王兴说,要赢得外卖一仗必须猛建物流,这需要很多钱。王兴思考了一会,问,需要多少?王莆中在白板上认真地演算了一遍,说今年就要10个亿,而且还只是今年——那时美团估值才不过数十亿美金,主赛道团购面临劲敌,现金流并不充裕。王兴给出了一个很坚定的回答:“融资是CEO的责任。”一个叫赵剑锋的人最早发现外卖和物流的关联。在把一家公司送上市后,2009年赵创立外卖公司“点我吧”,利用商场摸爬滚打的经验,做了一个看上去正确的决定——建物流,疯狂做盈利。他遇到的第一个困惑是,全球范围内看去无人可借鉴。上一个大型调度平台是网约车,但和滴滴、Uber相比,他们只有司机和乘客两方,而外卖有用户、商户、骑手三方,同时一个外卖员最多背12单,变量相互叠加成蝴蝶效应,计算难度指数级增加。

美团和饿了么早在2015年底就推出众包,但一直不温不火。直到2016年三季度,众包配送平台达达破釜沉舟,推出外卖App“派乐趣”,试图从线下反攻线上。这让几家外卖平台腹背受敌,立马展开围剿之势。美团下达命令大力发展众包。此战役在美团内部命名“中途岛战役”,寓意二战中转折之战。但这对研发来说是一场噩梦。那时美团众包单量从开始的日均2万单,一个星期涨到10万,两个星期涨到20万,系统能力没跟上,宕机了。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锐总Ryan,行业动态,APP运营,餐饮,规则

达达在第二年上半年就因资金链断裂偃旗息鼓,而外卖平台的厮杀才刚刚开始。这时的局势是,饿了么以上海、百度外卖以北京为根据地,美团虽然是市场第二,但地位不稳。在市场前两名稳固后,美团和饿了么迎来全面交锋。2017年春节,拿完阿里融资的饿了么气焰正盛,他们喊出“冬季战役”,想在这个冬天彻底摧毁美团运力系统。春节前,饿了么高价挖骑手、挖站长,市场份额提升了三四个点,扳回一城。正当他们喝酒庆功时,美团判断春节更大的红利在低线城市,于是推出“春节不打烊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份额打至原点。这时美团外卖已经位居市场第一。作为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经历了完整的火拼经过。“我们是能在战壕里喝着雨水、吃压缩饼干的队伍,我们等着它犯错误。”

如今,这场系统内的王国之争,上半集已经剧终。其中,百度外卖最早退出江湖,辗转卖身饿了么而后又并给阿里巴巴;饿了么在资金链吃紧的情况下,以95亿美金被阿里收购,创始团队出局,阿里派成熟经理人昆阳接手,合并口碑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而昙花一现的滴滴外卖团队也已解散。历时9年,两大外卖王国形成,美团和阿里本地生活合计坐拥约800亿美金市值。

鸟哥笔记,行业动态,锐总Ryan,行业动态,APP运营,餐饮,规则

资本的本身是中性的,但资本这种武器掌握在不同人的手里,用途决定了资本不是中性的。白资本是正能量,推动社会进步和科技创新,比如创投资本和科技资本。黑资本是负能量,抵制社会进步来保护既得利益群体的垄断利益。

2.混乱不是深渊,混乱是阶梯。

锐总很喜欢《权力的游戏》里面那句经典台词,在我看来,每一个巨大的新生产业中往往伴随着大量的跟风入场者,伤痕累累,但也会让不少人成功赚上一笔。看透这场全民参与的游戏规则中,如何利用规则并找到方法或许可以获取更大利益。外卖员跑单中结识的大量商户,平台与外卖员之间脆弱的雇佣关系,游戏参与者对财富的高度渴望,或许是思考者可以从中找到的财富密码。

3.每个人的成功不可复制,高价值需要具备“稀缺”并且对方“需要”。

一个企业和一个人生存的根本是在社会分工中你有价值,同时不可替代性越高就越有价值。不要片面相信【努力就可以】,你的价值并没有通过累计变得更加稀缺。想要成功必须要努力,但努力不一定会成功。我们需要搞清楚努力和成功的逻辑关系。努力并不能把一坨铁敲成金子!死磕型努力的成本太高了,这种办法实质上,是【不愿付出脑力劳动的体力劳动者思维】。地里种不出粮食不想着改良土壤或者换一种适合的作物,反而每天朝六晚十不停耕犁,这是千年的农耕文化形成的思维,或许我们需要思考到底什么是一个人的“价值”?

4.离开,有时候也往往意味着新的开始。

大量的外卖员选择离开这个行业,又不断的有人进入。

如果还年轻,要做的是资源的积累,这个资源积累可以让你未来收益更大,锐总ryan把这个叫沉淀。如果年华已过,生活中,人生所有的福利期已经结束。他们无力,又肩负责任,没有权利。

离开任何一个行业的人们并没有离开职场。有那么一点点人,他们特别懂得站在高山望深渊,坠入深渊识攀爬。人活的不是一个点,人活起伏。

在人生的重大关卡,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真正的价值。从这个角度来看,离开,有时候也往往意味着新的开始。

资料来源:

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李厚辰。外卖与996,城市的代价。

凤凰WEEKLY:送了半年外卖后,我月入过万的梦醒了。

《财经》:外卖江湖揭秘:千亿系统中,人的现实与理想。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互联网运营相关的干货知识,给运营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QQ:596924832

微信:lonelywar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