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的儿童教育:“唱诗”为什么能成为儿童教育的香饽饽?

编辑导读: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儿童教育一直深受家长的关心。疫情使得在线教育迅速发展,一个名为“婷婷姐姐”的IP异军突起,成为儿童教育领域的一颗新星。本文将从两个方面,揭秘“婷婷姐姐”是如何成功的,希望对你有帮助。

后疫情时代的儿童教育:“唱诗”为什么能成为儿童教育的香饽饽?

疫情“黑天鹅”影响下,很多领域都陷入停滞,但对于以线上为主的企业来说,同样迎来了一波发展的机遇,尤其是在线教育领域及其产品,更是成了疫情期间广大学生的必需品,孕育了许多优秀的新IP。

这其中,一个名为“婷婷姐姐”的IP在在线教育领域异军突起,仅仅几年就从巨头与独角兽行业乱战中脱颖而出,成为后疫情时代儿童教育领域的一颗新星。

“婷婷姐姐”崛起的原因何在?

一、从细微处立稳脚跟的颠覆式创新

克莱顿·克里斯藤森(Clayton Christensen)曾提出一个著名的“颠覆式创新”理论,核心观点是在一个被优势企业控制的市场里,新生企业可以为那些被忽视的群体提供更合适的、而且更便宜的服务,从而立稳脚跟。

“婷婷姐姐”虽然不是新生企业,但在新东方、学而思等教育巨头覆盖的市场里,一个个人IP,也属于新生的、较弱势的一方,想在这个行业中站住脚,就要从一些垂直细分的人群需求入手,立稳脚跟,颠覆行业。

而对于创新来说,要么是在内容上,要么是在模式上,从这两方面入手,可以较为直观地审视婷婷姐姐的教育方式。

在教学内容上,婷婷姐姐通过把古诗唱成歌的新型教学方式,改变了儿童诗词教育的模式。

要知道诗词诞生之初便是配合曲子唱出来的。婷婷姐姐采用“唱诗”的方式,一方面回归了古代诗歌的初始状态,一方面将古诗的韵律与现代音乐的乐律结合起来,提升儿童对古诗的理解,增加记忆点。

在教学模式上,婷婷姐姐采用了沉浸式直播的形式,颠覆传统直播。

婷婷姐姐将家庭场景、品牌展示、教课一体化呈现,还原真实场景教学,打破了传统二维直播空间限制。通过独创诗词歌赋与产品相结合的形式,既增加了用户参与感,让孩子根据家庭场景联想到诗词,又让家长能够了解到什么样的产品可以真正帮到孩子的教育。

婷婷姐姐在教学方法与线上教育上解决了儿童教育背诗难、缺乏趣味性的问题,颠覆了此前线上儿童教育的老套的纯知识灌输的教育方式,同时帮助家长解决了如何从质量、安全、性价比等方面选择孩子教育产品的难题,从而在儿童教育领域立稳脚跟。

创新可以说是婷婷姐姐的敲门砖,敲出了一个儿童诗教的新分类,那么除了赛道的创新性之外,婷婷姐姐的成功还有别的方法论吗?

二、需求与流量,活化IP价值的方法论

在线教育行业中,不乏脱颖而出的个人IP。将高深知识通俗化讲解的高中老师李永乐、为大学生考研提供帮助的张雪峰、讲解刑法通俗有趣的“张三杀手”罗翔老师等,这些个人IP从各自领域出圈,引发社会各阶层的广泛关注。

而婷婷姐姐在这些年的发展中,也塑造了一个强劲的明星IP,原因在于她不仅牢牢抓住了用户对儿童诗教的核心需求,立足孩子的启蒙教育,还活化互联网流量思维,多渠道获取流量。

1. 产品抓住用户需求

所谓“国运昌,则文史兴”。随着综合国力的迅猛提升,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到了迎接文化自信的时刻。教育作为国之根本,其筛选人才指挥棒的纹理无疑决定着人才发展与培育的脉络,国学也日渐成为民族的自豪,在较为快节奏的生活中,成为很多家长愿意让孩子从小培养的学识、技能之一。

而且从2017年开始,部编本教材在全国落地,回归语文人文性、加强阅读量、增加传统文化的学习,是语文学习的新方向。

在对国学语文类需求日益加深的同时,语文类教育资源却还未跟上,从艾瑞的调研数据来看,当下语文学科的渗透率只有22%,远低于英语、数学。沙利文数据也显示,语文在2018年K12市场中只占3%,这些数据都指明语文赛道有着巨大的增量市场空间可挖掘。

所以说,在语文方面在线教育本身就存在相当大的需求与相当广阔的空间,正是在这种利好下,婷婷姐姐选择的儿童诗教垂直领域,天然就具备优秀的市场需求竞争力与发展潜力。

“婷婷诗教”项目也曾是中国唯一入选“HundrED全球创新教育100强”的教育项目。被近20000所学校、海外孔子学院引进课堂,成为语文教材补充,《婷婷诗教音乐会》成为国内特色传统文化教育代表之一。婷婷姐姐基于对儿童教育的专业与创新,推出优质的且符合用户需求的产品,才大获成功。

2. 立足孩子启蒙的普惠教育

认知心理学家皮亚杰认为:“儿童的思维是在活动中、操作中形成和发展的。”

我们俗语也有“三岁见八十”的说法,诚然儿童的启蒙教育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起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也是参天高楼能够屹立不倒的地基建设。

俗话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婷婷姐姐把握住了当下儿童启蒙的教育需求,为孩子去做经典的启蒙、艺术的启蒙、语言的启蒙,帮助孩子们建立起传统文化学习的兴趣,从启蒙端培养孩子的基础素养。

而且,在线教育行业本身就带有普惠的性质,能够跨地区地去赋能偏远地区的教育质量。但一般的“教育下乡”更多的注重于义务教育阶段,对儿童的启蒙教育方面的教育普惠相对偏少,而婷婷姐姐更是在这一方面弥补了空缺。

如今多地教育局和教育学院向幼儿园和学校推荐“婷婷唱古文”和“婷婷诗教”内容,同时西部阳光、一心、红粉笔等公益和慈善组织将《婷婷姐姐专栏》作为优秀教育资源,推荐给西部1000余所中小学。

婷婷姐姐所扎根的大语文方向,不仅仅是停留在诗教本身,更注重通过诗教开展一系列儿童的语文方面的知识赋予,将诗教与琴棋书画巧妙融合,以传承数千年的经典文化滋润孩子的文化启蒙,更能够跨地域地去赋能一些偏远地区的孩子,让他们同样能从启蒙阶段接受到良好的知识教育。

这样一方面发扬了婷婷姐姐在普惠教育方面的赋能,以万钧之力帮助到更多的孩子,另一方面也让婷婷姐姐的IP价值凸显,成为大语文教育中不可或缺的启蒙部分。

3. 多渠道获取流量

在线教育,实际上还是教育资源、教育工具属性下的商业变现,它也是互联网商业的一种。

而互联网的本质是什么?是技术承载下的信息渠道,流量变现是核心的商业逻辑。对于在线教育来说,除了本身的教育普惠性之外,本质仍然是互联网公司,需要活化互联网流量变现思维才能更好地迎合市场,壮大自己。

而在笔者看来,婷婷姐姐能够走俏的另一点就在于此,她从多个渠道推广,获取了非常大的流量规模。

据统计,婷婷姐姐有千万级粉丝规模,内容在腾讯音乐、网易云、优酷、抖音等平台处于流量头部,全网播放量逾10亿。

在互联网的流量逻辑中,流量质量大于流量数量,千万级的粉丝规模还是要看流量的质量。

婷婷姐姐的用户活跃度和粘性很高,有200+社群,触达50000+人数,百万条UGC内容产出,并有上万语文老师参与。通过用户自发性的创作与社群连接,流量质量会越来越高,而且会慢慢沉淀下来,成为留存流量。

此外,婷婷姐姐还通过中央电视台、SMG少儿频道、湖南卫视等官方媒体渠道,推出少儿节目扩大影响力。在线下发起“诗词中国行”活动,与线上节目结合,增加用户与婷婷姐姐之间的互动,提高认知度。

据调查,婷婷姐姐在3-12岁儿童中影响力巨大,学龄家庭市场认知度达25%。

Reed定律认为网络的价值随联网人数呈指数级(2^N)增加,“婷婷姐姐”个人IP同样也符合这个定律,婷婷姐姐的IP价值随着流量规模扩大呈指数级增长,并且随着流量质量与认知度的增加保持增长的速度。

婷婷姐姐抓住用户需求,推出好的教育产品,从而能在多渠道中收获流量,继而形成网络效应,一步一步提高了自己的IP价值。

总的来说,婷婷姐姐创立儿童诗教,入局儿童古诗文教育这个在线教育与儿童教育中的细分赛道,进而不断深化自己在大语文教育的影响与赋能,让我们看到她对儿童教育行业的认识与创新,以及对个人IP价值的用心打磨经营,这些就是其能成为儿童教育领域标杆人物的重要原因。

作者:翟菜花,个人微信号:zhaicaihua002,公众号:翟菜花,天使投资人、知名互联网分析师、TMT领域资深评论师、CCTV央视财经特约互联网评论人,wemedia联盟成员,2017年全国十大科技自媒体。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互联网运营相关的干货知识,给运营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方式

QQ:596924832
微信:lonelywalker-GXL
备注:周一至周五全天在线,周末可能不在线,另外联系时,请告知来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