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 在美国就这么死掉,太可惜

编辑导语:前一阵,TikTok要被美国收购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不少网民对此发出了一些反对意见;但是实际上,TikTok作为中国产品出海,做到了让外国人建立起自己的平台,是非常不容易的;本文作者对此事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解释,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TikTok 在美国就这么死掉,太可惜

一家放眼全球的中国公司,不是“火星人”;TikTok 是保护主义、单边主义逆流的受害者,不能让它担当冲锋陷阵的活靶子。

就在人们认为 TikTok 美国业务接近达成交易的时候,商务部、科技部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其中语音合成、人工智能交互界面、语音评测、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等均在“限制出口”之列,可能涉及到 TikTok 得以运转的关键技术。

这使得这笔交易需要同时满足中美政府不同的监管要求,为 TikTok 在美国的前途增添了新的变数。

字节跳动回应将严格遵守国家相关要求;外媒报道称,TikTok 的出售交易有可能推迟到 11 月。

一、群情激愤之下,想不到 TikTok 做起来有多难

在国内,TikTok 面对的是汹涌的民意;不少人觉得,这款中国土生土长的应用,不要一开始就屈服于美方压力,应该斗争到底,不然就是“投降派”了。

这次对技术出口清单的修订,也因此获得交口称赞。

人们借用姜文电影《让子弹飞》里的一句话:“他要是不体面,你们就帮他体面”;表达的含义是:如果 TikTok 不能读懂空气,硬扛下去,国家就需要出手强迫它放弃幻想,认清形势。

这样看来,网民们已经预设 TikTok 在美国的最终结局只能是被牺牲掉。

它虽然至今仍是正常运营,但已经没有再争取的价值了;那么,它就不如早早站队,心向祖国,给美国人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

当然,群情激愤的网民们,本身并不是亲历互联网产品开发、推广和运营过程的人;所以他们对于做这样一个东西到底有多难,放弃它有多难,如果从头再来又会有多难,似乎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美国人、印度人去山寨 TikTok,至今没看到比较成功的案例;Facebook 先后推出 Lasso、Instagram Reels,在印度市场更是把主 APP 直接改成抖音式界面——这些产品的评价都不高,如果做个比喻,就像是把中国的本土搜索引擎跟谷歌相比那样。

腾讯在 QQ 的基础上,又孵化出另一个成功的聊天软件微信;字节跳动被称作是批量产出独立产品的“APP 工厂”。

即使是这样有主角光环的大厂,自己想复制自己的成功,恐怕也不容易。

去年,抖音想要从视频转移到社交,推出多闪;腾讯方面想切入短视频市场,做了包括微视在内的多种尝试,结果都不理想;将各自的奇迹重来一次,仍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共同作用,不是割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长一茬。

正因为我们看到了培养一个优秀产品的殊为不易,所以对于轻易的放弃它,轻易的把它作为牺牲的筹码,一上来就是“皇国兴废在此一举”,只能说这不是一个特别理性的态度。

相信这也不是国家限制优势技术出口的本意。

二、TikTok 是真·全球化的中国创造

更重要的一点是,TikTok 作为中国产品出海,并且真正的建立了充满外国人的社区,让全世界人民能用起来;而不是说他们只在需要跟中国人打交道的时候才使用,这种情况更可以称得上是难能可贵的。

腾讯在海外的不同市场推广微信即 WeChat,但是不管是语言不通的市场,还是也使用中文的市场;WeChat 的占有率都不如其他那些国际化程度更高的产品。

在香港,使用 Whats APP 的人比 WeChat 明显更多,而 Telegram、Signal 等新品的增长速度也快于 WeChat;WeChat 被特化为一个专门跟中国内地的亲友、客户打交道时才使用的工具。

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比如说跨文化的网络效应;在国内要追寻日韩等国外偶像的动态,就需要粉丝们想办法到国外的社交平台上;你在一个拥有 100 多个地区的不同语言版本的平台上与人交流,那么这是一个比本国内部循环更大的网络效应。

但是可能更根本的一个问题是,国内的互联网产品从刚一开始做的时候,就习惯了在国内市场一直呆着,没有想到要怎么扩展到海外市场。

出海有可能是等到做的比较大了,需要给资本一些想象空间的时候才会想到的举措;所以多数有国际化部门的企业,一般都是海外分部独立于国内本体,不是放入通盘考虑的。

中国市场和中国以外的市场,不用考虑外部环境之差,而是在企业内部就已经是两个不同的盘子。

这跟海外很多产品的开发是很不一样的,尤其是当硅谷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工作者,他们无不有一种把在美国打造的产品,同时开发出自己本地语言的冲动;这就使得硅谷产品的国际化考虑实际上是非常超前的。

很多产品刚一开始开发,就已经为多语言和多市场预留空间;比如说界面元素当中的文字不是把母语代码写死在里面,而是留出了一个今后做翻译的接口,想要新增一个语言非常简单(谷歌和俄罗斯 Yandex 都有支持出现在小说里的克林贡语和精灵语);而且还可以像 Twitter 和 P***Hub 们一样,在国际化人手不够的时候,让社区志愿者来帮忙。

国内一些优秀的社群支持项目和开源项目,也具备良好的国际化基础,例如 MIUI 和深度 Linux(现在成为国产操作系统 UOS 的基础);但是更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是反例。

知乎被称为是“中国的 Quora”,只比 Quora 晚了一年推出。

但是 Quora 这几年陆续上线了 24 种语言,包含欧洲语言、日语以及东南亚、印度境内流传的多种主要语言;在 Quora 发展初期,知乎采用封闭的邀请制,不少中国人涌上 Quora 去答题,却被告知只能使用英文交流;现在想来,这其实就是在为今后推出多国语言做准备。

知乎始终面向中国市场,上面偶尔会看到香港和台湾同胞,海外华人和正在努力学中文的歪果仁,但都是要给中国大陆讲故事。

总体上讲,同质化程度是非常高的;它的功能设置,站务规则,审核体系也都和中国大陆高度契合,本身并不想着分化精力去做国际化尝试。

中国科技互联网企业成功的出海,一开始是工具软件和硬件,然后是完全在当地本土市场的内容产品,向外搬运中国国内的成熟模式。

TikTok 的出现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路径,它没有做什么“海外专供”,它试图真正建立起一个包含中国在内,全球所有角落都像可口可乐和麦当劳一样到处通行,被广泛认知的强大品牌;还有,这还不是中国擅长的那种家电、电脑和手机的全球销售,连它提供的服务体验也是尽可能以全球无差别为目标。

算法不是万能的。

如果没有出色的运营方法论和执行力强的队伍,没有挖过来的网红池积累,没有用户积极互动形成的良好氛围,那么再牛的算法也是无法滚动起来的;在每一个新增市场当中,抖音都尽量派遣一支能打硬仗的运营团队,用上在国内和先发市场已经验证过的运营手段。

所以,如果说中国限制字节跳动出口算法,TikTok 会剩下一个空壳;这种说法可能不准确:抖音在海外最核心的资产,除算法之外,必须算上它的运营团队。

在 TikTok 运营出现危险之后,所有竞品中增势最好的 Likee 依然是一款中国 APP,它由 YY 直播母公司欢聚时代开发;这再一次证明了中国成熟的短视频商业模式对外输出的先进性:中国算法牛,中国人更牛。

三、要更多地输出中国技术和标准

业界普遍认为,在中国发展人工智能,可以充分利用中国的网民人口优势,为算法训练提供帮助。

抖音也是因为在 14 亿人的大池子里把算法不断研磨,所以才训练出这个能带给人们无限欢乐的“盲盒”。

但是在国家更新的限制出口技术清单之后,有种说法是:不要让通过 14 亿中国人训练出来的算法为中国的“敌人”效力;这就有点无厘头了。

假设中国制造的推荐算法,真的是跟作为训练材料的中国人密切相关,且 14 亿人是不可替代的,则这种算法对外国人的有效性应该远低于中国人;例如我们在人脸识别算法领域看到对未经彻底训练的特定肤色,体现出了准确率上的差异。

如若不然,那就是 TikTok 的算法其实体现出了人类这一物种的共性。

既然这种共性不因国界而有区别,甚至也没有因为语言不通产生明显区别;那么可以认为没有 14 亿中国人的参与,假以时日也会得到类似的结果——这意味着中外短视频产品的推荐算法可能不存在代差,而只有时间差。

以个人的理解,中国更新负面清单中需要保护的算法,还是指的源自中国科学家的脑力劳动成果,跟训练材料来源关系不大;单论技术本身,也是不用“敝帚自珍”的,它可以出口,也应该出口到尽可能多的地方。

去年发改委曾表示,不愿外国“利用我们出口稀土所制造的产品,反用于遏制打压中国的发展”。

但到年底,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另一场合表态:“我们愿意以稀土资源和产品满足世界各国发展的正当需要,为促进世界经济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开发广受欢迎的民用产品,当然属于“发展的正当需要”范围之内;退一步讲,中美贸易协定约定进口的 2000 亿美元美国商品,包括大豆、电脑芯片和操作系统,怕是也没少“用于遏制打压美国的发展”。

试想,如果把中国富集的稀土作为手里的“牌”,权衡要不要“打出去”;那么由美国药企开发,用美国患者参与临床实验做出的救命药或其它医疗技术,要不要禁止出口给中国?

耿爽还说:“在全球化的时代,全球产业链条紧密相连,主导、垄断某一个领域或者市场,或者人为地将某一节链条切除或者排除出去,都是行不通的。”这句话既然我们提出来了,我们自己更会以身作则。

中国多做技术输出的另一意义在于,让全世界尽可能在中国制造之外,还更多采用中国标准,让中国成为国际规则的制定者,而不仅是参与者。

一直以来,对外输出标准的重要性都被严重低估。

以蒙内铁路为例,中国不少援外大型基建项目都将中国的制造工艺、材料规格、行业标准等等整体输出到当地;这会让当地在日后做同类项目的时候,对中国产业链更为了解和信赖。

实际上,华为目前的遭遇就和 TikTok 有微妙区别。

由于华为的通信技术确实领先,也已经长期部署在海外各国,并未出现什么所谓的国家安全风险;除美国外的各国对华为下手其实颇不情愿,几乎是赶一下往前走一步。

不过对 TikTok 和 WeChat 的禁令,其他国家虽是隔岸观火,同情的声音却少了一些。

外网的民众评论中,不乏一些声音觉得中国周末颁布的新限制,恰好证明了所谓“TikTok 受中国政府牵制”;因此也就一定会“把我国用户数据传送到中国”云云。

这种对中国的严重误解,正正是因为他们用中国的互联网服务还是太少了,在网上遇到的中国人也太少了。

都说中国不能访问“外网”造成中外网民交流沟通不畅,那实际上还可以有另一个问题:为什么中美互联网业界的产品力不相伯仲,但现状是美国,而不是中国开发的互联网产品全球流行?如果大家都在中国的网站上相会,人们相遇和沟通的机会不也一样会增加吗?

当美国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打压进行到如今这一步,只能让人慨叹:如果 WeChat 有机会做到跟 Whats App、Line 差不多的海外市场占有率;如果微博海外版能跟 Facebook、Twitter 分庭抗礼;如果全球网民每天接触和使用的服务中都有来自中国的身影。

那么对 TikTok 和 WeChat 的行政干预,将远比现在更缺乏民意基础,更不得人心,没等怎么大造舆论,也就差不多偃旗息鼓了——这届美国总统硬上,到了下一任也得被推翻。

四、更多中国企业应该效法 TikTok 走出去

TikTok 在美国的业务遭特朗普政权针对,被逼入死角;它所受的无理打压,是完全错误的;它本身所拥有的全球化愿景,则没什么可指摘的。

一部分国人对联想、字节跳动这类充分适应全球化游戏规则的中国企业,都会有一种比较“疏离”的感觉;也许是觉得它们海外分公司的一些做法,显得好像不是那么“中国”,甚至是有点儿“背叛”了祖国。

外国公司的中国分支都在符合中国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开展在华业务,这些中国法律很少跟其发源国的法律完全重合。

同理,中国公司的美国分支也要“入乡随俗”符合当地法律法规;那当地法律法规跟中国的国内法相冲突的时候,它没有办法,也要服从。

其实上述看法的产生,都是因为跨文化之间的不了解,或者是因为我们企业走出去的案例不够多;如果多了的话,大家慢慢也就习惯了。

那在这种习惯之后,很多事情本来就是很正常的,就不会引起国内很大的争议。

今后,中国人如果再开发新的产品和服务,确实是可以吸取 TikTok 的经验,从一开始就做好国际化的准备。

中国本地的消费市场再大,迟早也会饱和,而这片丰硕的土地也因为竞争激烈,实际上没有看起来那么诱人。

不管是同文同宗的华语市场,地理文化相近的东亚和东南亚市场,有代差和时间差的印度、非洲、南美市场,还是跟一线城市对标的发达经济体市场,中国企业都可以先走出去试一试;由于新冠疫情使大量交流只能在线进行,现在跟国外谈合作其实比之前反而要相对便利一些。

《论持久战》中就说过“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中国企业应该从一开始就注意国际化问题,多开拓国际市场,“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

我们说“朋友”或“敌人”,而并不直接说成是“人民内部”,没说他是被吸纳或吞并的一份子——这就说明对方肯定有跟自己不同的地方,所谓和而不同,正是在这里。

这种不同有的时候可能会让人很难接受,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可能都是次要的;更可能的是有不同的信仰、世界观,甚至意识形态,还有误会和偏见。

但这就能妨碍世界人民与中国人成为朋友吗?

我觉得这当中最大的问题,其实是来自我们自身——是中国提出需要跟全世界交朋友的,那么我们内心一定要有一种更开放包容的胸怀。

别人有可能跟我们在一些议题上有分歧,甚至是难以弥合的分歧,但是并不影响在另一些议题上的合作。

如果能准确的把握住这个度,不要以要求本国国民的同样力度来要求外国人,那么中国的朋友肯定会更多;很多本不该是“敌人”的民间往来,也会化干戈为玉帛。

一家放眼全球的中国公司,不是“火星人”;它所坚持的全球化理想,不是“脱离实际”的幻想,而是由中国官方所提出和坚持,也是当下中国迫切需要的。

身为普通人,我们无法左右 TikTok 的前途命运,但我们可以改变的是对中企出海的看法和期待。

它被迫离场时,我们该惋惜;它挣扎求存时,我们该理解和支持。

TikTok 是保护主义、单边主义逆流的受害者,不能让它担当冲锋陷阵的活靶子。

参考资料:

http://www.xinhuanet.com/2020-08/29/c_1126428865.htm

https://www.ithome.com/0/506/271.htm

https://techcrunch.com/2020/07/01/lasso-facebook-tiktok-shut-down/

https://www.cnbeta.com/articles/tech/1012541.htm

https://techcrunch.com/2020/08/14/facebook-tests-tiktok-style-video-format-on-its-main-app-in-india/

https://www.cnbeta.com/articles/tech/1020297.htm

https://mp.weixin.qq.com/s/fDDm5_-olyITDqG1xuod2w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412500/hk-social-network-penetration/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200810/trump-china-wechat-tiktok/

https://mp.weixin.qq.com/s/Y_xBOMak9BfEISNyHvT9AA

https://techcrunch.com/2020/08/13/likee-150-million-monthly-users/

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19-05/28/c_1124553988.htm

https://www.fmprc.gov.cn/web/wjdt_674879/fyrbt_674889/t1715836.shtml

http://finance.people.com.cn/n1/2018/0806/c1004-30212058.html

https://mp.weixin.qq.com/s/1nJz6STAW1VWzkJt3JnrrQ

http://www.ngd.org.cn/jczt/2019bwcx/2019xxzl/65099.htm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互联网运营相关的干货知识,给运营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方式

QQ:596924832
微信:lonelywalker-GXL
备注:周一至周五全天在线,周末可能不在线,另外联系时,请告知来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