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集财报:营收再下降,会员电商故事不好讲

8月25日,被称为“中国会员电商第一股”的云集,发布了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的最新财报

云集财报:营收再下降,会员电商故事不好讲

配图来自Canva

8月25日,被称为“中国会员电商第一股”的云集,发布了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的最新财报。

成立不过五年多的时间,云集迅猛发展的势头惊艳了资本市场。但是上市仅仅一年,身为“中国会员电商第一股”的云集表现越来越不尽如人意,资本市场也对云集从期待逐渐转变成失望。

在云集发布了最新财报之后,股价随即出现了下跌,市值相比上市之初已经跌去不少。数据显示,财报发布当天,云集股价下跌6.76%,报收2.62美元,市值徘徊在5.56亿美元左右。

云集CEO肖尚略曾表示过,“云集的未来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我们这个赛道真的才刚刚开始。”然而,在人人都想从社交电商里淘到真金白银的现在,市场能留给云集再起的时间十分紧迫。

营收大跌,会员增速变缓

虽然在疫情期间物流受到一定影响,但是隔离也使得大众更加热衷于线上购物,加速了线上购物对大众生活的渗透。不过,在线上购物更为火热的时刻,号称“中国会员电商第一股”的云集,在2020年的第一、第二季度却接连出现营收的大幅下跌。

数据显示,在2020年第一季度里,云集的总营收为人民币16.492亿元,和上一年同期相比下降51.3%;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亏损为人民币1320万元,上一年同期净利润1690万元。

在2020年第一季度里遭遇营收滑铁卢的云集,第二季度依旧还没有爬起来。

根据财报数据,云集在2020年第二季度实现总营收为人民币14.869亿元,和上一年同期相比下降51%;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亏损为人民币1750万元,上一年同期净亏损为人民币8450万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基本及摊薄净亏损为人民币0.01元,而2019年同期为人民币0.28元。

除了在营收方面云集露出一定的疲态之外,曾经让云集备受瞩目的会员模式,让其深陷传销舆论争端,甚至遭到了行政处罚。

而改版之后的云集会员模式,和初期缴纳代理费才能成为云集的会员模式不同。目前可以通过直接在云集APP上注册成为会员,免费享有一年的会员权益,而之后消费累积到一定的金额或者达到其他条件,就能在延长一年的会员资格。

很显然,云集的会员门槛有所放低,不过这也没有给云集带来又一轮的流量大军,其会员增速出现一定放缓。

财报数据显示,在2020年第二季度云集的交易会员数量为1220万,实现了48.87%的同比增长,而在上一季度则实现了66.19%的同比增长。

而且,云集在初期快速增长的会员数量,看似给了云集无限光明的未来,但是实际上云集已经连续亏损了四年时间。在2016年-2019年,云集分别亏损了人民币0.25亿元、1.05亿元、0.60亿元、1.24亿元。

在云集遇到了瓶颈,又为了降低自营成本之际,云集试图引入第三方品牌,改变单一的自营模式。不过对于目前的云集来说,调整业务的道路依然任重道远。

业务调整承压

自营模式给云集带来一定的成本压力后,上市不久云集就推出了商城业务模式。也就是允许品牌方在云集开设旗舰店,将一部分商品放在商城平台销售,收取一定的佣金费用。

云集CEO肖尚略表明,“在第二季度,我们通过差异化的供应链和独特的价值主张来吸引更多样的合作伙伴,并为自有品牌、新兴品牌和合资品牌的产品,拓展线上+线下的综合性销售渠道。”

另外,云集在今年第二季度持续了去年的“超品计划”扩容,与更多优质的品牌展开相关合作。而在云集努力发展商城模式的业务支线下,商城业务的营收实现了高速的增长。财报显示,在第二季度云集商城收入为人民币1.596亿元,和上一年同期的人民币5300万元相比增长201.3%。

但是,由于云集的资源倾向商城业务的原因,占其营收大头的商品销售收入出现下降,同时会员相关收入也受到影响。

财报数据显示,由于云集商品销售相关GMV减少以及为了完善资源分配计划,作为云集营收重头的商品销售收入出现减少。在2020年第二季度云集的商品销售收入为人民币12.993亿元,和上一年同期的人民币27.316亿元相比下滑幅度达到52.4%。

而云集的会员计划收入,也在云集会员有所增长的情况下出现下降。数据表明,云集的会员计划收入为人民币1230万元,而上一年同期为人民币2.676亿元。2020年第二季的会员计划收入来源于之前付费会员的递延收入。

尽管云集在引入第三方品牌的旗舰店之后,商城业务表现强劲,但是赚钱能力还没有充分的挖掘出来,还对营收重头业务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同时,云集改变经营模式之后,在成本问题上有明显的改善,不过接下来路却没有轻松多少。

减重之后依然身处危机

在云集加强商城业务,从自营到转变成为平台之后,由于减少了部分的成本投入,云集的部分成本出现明显的降低。

财报显示,在2020年第二季度,云集的收入总成本为人民币10.537亿元,和上一年同期的人民币23.883亿元相比减少55.8%。

其中,由于云集自身在物流方面投入有所减少,以及对第三方品牌开放云集服务,可以收取一定的费用,云集配送支出经一步降低。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云集的配送费用为人民币1.290亿元,和上一年同期为人民币2.965亿元相比减少56.5%,在收入总额中的占比从9.7%降至8.7%。

不过,尽管云集的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得到降低,但是其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却有所提升,也就是说云集在销售推广方面依然投入了大量的资源。财报数据显示,云集的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为人民币2.284亿元,和上一年同期的人民币3.394亿元相比减少32.7%,在收入总额中占比从11.1%增至15.4%。

部分成本得到有效的控制,让云集松了一口气。只是,随着互联网流量红利的见顶,各大电商平台对于社交流量的争夺越发加剧。例如,打着“京东内购群”名声的“芬香”,一登场就复制了云集的模式,甚至只要在微信群中就可以卖货,“0元入伙”的诱惑,使其在朋友圈中风靡。

诸如此类玩家的入场,对云集来说是一项不小的压力。虽然,目前云集最为早期的试水者,积累了一定的基础,但是在竞争激烈的赛道里,怎么走出亏损、增进营收、提高用户粘性,都是云集急需解决的问题。

总之,在瞬息万变的市场里,云集在走出传销纷纭之后需要更加谨慎……

文/金融外参记者林亚帆,公众号ID:jrwaican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运营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nyingdog.cn/6095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方式

QQ:596924832
微信:lonelywalker-GXL
备注:周一至周五全天在线,周末可能不在线,另外联系时,请告知来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