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中场:中视频的复兴与前路

编辑导语:在互联网众多行业中,短视频行业如今无疑是最受用户欢迎的也是最火热的行业之一。尤其是在今年疫情之下,短视频用户激增,短视频迎来了其爆发期。近日,在2020西瓜PLAY好奇心大会上,西瓜视频总裁任利锋宣布,未来一年西瓜视频将至少拿出20亿元用于补贴,与优秀的视频创作者一同发力中视频赛道。中视频,能否走上其复兴的道路呢?

视频中场:中视频的复兴与前路

中视频的概念在最近一段时间被频繁提起,以互联网的造词能力,中视频更像是一个新词。

事实上,和以往被造出来的新概念不同,这一次在中视频上加紧探索的,不是那些为了杀入市场的新势力,而是那些已经在视频领域获得了极大成功的老玩家。

例如,2019年6月,芒果TV独家上线了一部平均片长6分钟,共24集的自制微剧《请和男护士恋爱吧》。

之后,芒果TV又相继上线了《妄想少女MOMO》、《如意婚纱店》,逐步向微剧领域进行探索。2019年8月,爱奇艺极速版上线,这个以AI推荐技术为基础,以影视剪辑类短视频为核心内容产品正式宣告爱奇艺发力中视频领域。

在长视频向下兼容的同时,短视频玩家也开始逐渐向上兼容。

例如:抖音从2019年开始逐步放开了用户的视频拍摄时长,2019年8月,抖音宣布逐步放开15分钟长视频权限。在这之前,抖音用户拍摄视频都是15s,而如果想拍摄1min以上的视频则需要粉丝数达到10万以上。

视频中场:中视频的复兴与前路

同样,在短视频领域获得成功的快手也从2019年7月份开始,逐渐向一部分用户开放了5-10分钟的视频录制时长内测,而且快手也表示,这一权限也将在未来全面开放。

所以说,从长视频到短视频,中视频的概念让这些视频领域的既得利益者进行如此密集的尝试,说明中视频显然并不是无的放矢,尤其是抖音快手这种被认为吃尽了短视频红利的企业来说,则更是如此。

一、什么是长视频

相比起最近流行起来的“中视频”,人们对于视频行业里的另外两个概念“短视频”、“长视频”明显有着清晰且量化的概念。

比如从一个用户角度来说,当我们提起短视频的时候,很容易直观地描述出它们是类似于出现在抖音快手等平台上,常见于竖屏形式展现的,内容时长大致在30s到5min以内,可以在手机等移动播放设备上播放的比较轻量的视频内容。

相应的,提起长视频,人们通常指的则是那些需要横屏表达的,时长在45min以上的,以电影、电视剧为核心的,重量级、高成本、较复杂内容编排的视频内容。

但是,我们现在来看这样几张视频截图,注意截图中的视频时长。现在请问大家,你觉得这段视频应该怎么定义,是长视频还是短视频?

视频中场:中视频的复兴与前路

答案显然都是无法概括,更不适用于两类中任何一类的运营策略,而这其实就是所谓的中视频,它就是指在短视频和长视频中间,时长在1min到30min以内,通过横屏的方式展现,并以UGC或者PUGC内容为核心的视频内容形式。

视频中场:中视频的复兴与前路

换句话说,“中视频”这个概念“新归新”,实际上作为“趋势”或者“现象”,实际上已经在视频行业里存在已久了。

并且如果从趋势层面上来说,“中视频”或许才是那个长期被忽略但潜力无限的趋势。

首先就内容产业的发展来说,内容显然总是向着精品化、专业化方向发展的。这种趋势,既是内容创作者对于创造更深度、更优质内容表达的需要;也是市场和广大内容消费者,对于更丰富内容消费的需求。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这种趋势下,无论是以公众号为主的图文还是如今的短视频皆是如此。

而随着这种精品化和专业化的内容表达,特别是近年来随着知识性内容的兴起,曾经短视频15s到1min的时长在娱乐和创意表达上具有优势,但在深度内容的阐述上显然不太够用。

而长视频又因为制作成本过高,用户注意力和消费场景等各种原因而很难在非影视内容方面得到普及。因此,中视频也就有了很大的需求空间。

以国外最具代表性的中视频平台YouTube为例,在其当前超52亿的视频存量中,前25万个频道里视频平均长度为13~14分钟。

而作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视频平台,YouTube当前总用户数超20亿,每日观看视频总时长超10亿小时,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中视频的巨大潜力。

当然,在国内,中视频其实也不是一个凭空创造的新概念。

因为早在2010年前后,中视频就已经爆发过一次类似百团大战故事。只是那个时候,中视频还不叫中视频,并且后来也因为客观环境等多种原因没有成功。

当然,对于视频行业的发展来说,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二、中视频有前世,也有今生

在国内,中视频虽然是一个新词,但中视频的模式却在很早以前就在国内有过实践,只不过由于当时的市场环境并不成熟,因此即使许多人早已意识到了中视频的价值,也最终没能将其发展壮大。

而讲起国内的中视频发展,还得从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网站YouTube说起。

2005年,YouTube在美国创立。

这个主打上传(Upload)、观看(Watch)、分享(share)的网站因为解决了人们视频分享的难题,所以在短短一年之内就积累了超过4000万部视频,日均DAU也达到600万,成为了当时全球最大的视频网站。

2006年,YouTube以16.5亿美元的天价卖身Google。初创公司、成立一年、16.5亿美元,这些信息无不刺激着当时国内外前赴后继的创业者。

视频中场:中视频的复兴与前路

事实上,在YouTube创立同期,相同的创意模式也在国内同时萌芽。2005年4月,国内第一个视频网站土豆网创立;此后,优酷、56视频、搜狐视频、酷6视频、六间房等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

但另一方面,就在创业者带着风投争着想要成为中国的YouTube的时候,一些更现实的问题去被人们选择性的忽视了。

例如,到2005年,美国可录像设备的家庭渗透率已经接近50%,到2010年,美国数码相机和数码摄录机的家庭渗透率分别达到64%和54%。而在同一时期,数码相机和DV在中国家庭的普及率却不及美国家庭的十分之一。

视频中场:中视频的复兴与前路

同时,基于UGC的视频制作和分享,还面临着诸如网站带宽成本、用户视频制作设备和PC的普及、互联网广告变现模式并不成熟等现实问题。

据互联网创业者BLUES在文章中回忆,酷6视频曾一年投入1亿元来购买带宽,而作为视频制作和观看的个人PC也是到2009年之后才开始出现爆发式增长。

而在这之外,据CNNIC的一次调研数据显示,到2009年,相比于互联网UGC视频,对当时的中国用户来说,电影、电视剧才是网络视频内容的主要选择。

视频中场:中视频的复兴与前路

就那个时候的国内市场环境和用户需求来说,国内似乎真的并不需要一个YouTube。因此当人们终于想清楚了这个问题之后,那些曾经致力于成为中国YouTube的中视频的玩家就开始纷纷寻求别的出路。

而为了迎合市场,大概是从2009年开始,曾经执着于UGC内容的中视频玩家也纷纷开始加大PGC内容的投入。

而到2010年往后,随着BAT的下场,在巨头和资本的加持下,以电影、电视剧等重版权的PGC内容成为视频行业的新趋势。

与UGC不同,PGC显然具有更高的内容成本,特别是在版权愈加规范的时候,在内容成本的压力下,早期经历过厮杀的视频玩家纷纷出局,视频行业重新洗牌。

而当所有的硝烟散尽,背靠巨头的优爱腾成为这个时代的幸存者,开始重新讲起了对标Netflix的新故事。

当然,从YouTube到Netflix,对国内视频行业来说,或许是一种新的成功。

但这里面,更多的还是受制于客观环境的无奈。毕竟,从2010年往后,随着第四代通讯技术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国内视频行业又将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2011年,快手作为国内第一款短视频应用上线,短视频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到2016年,随着抖音的出现,短视频开始成为一种真正的潮流受到广大用户的喜爱。

与此同时,曾经限制中视频的发展的客观条件也逐渐被打破。5G、智能手机的普及,个人的表达欲望开始蓬勃发展,在娱乐和长视频之外,符合中视频场景的知识类视频成为人们新的需求。

根据《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截至今年6月,中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超过9亿,网民使用率超过95%,综合视频的用户使用率为77.1%,用户规模7.24亿。

显然到今天,客观环境已经十分成熟。并且时隔十年,中视频又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三、新玩家、西瓜视频与B站

当然,就视频行业来说,虽然无论是以优爱腾为代表的长视频,还是以抖快为代表的短视频,都在试图以兼容的方式进入中视频的市场。

但事实上,就像优爱腾无法成为抖快一样,模式和理念的不同,让已经步入成熟产业周期的长短视频都很难在中视频的赛道里形成足够的竞争优势。

那么,在长短视频之外,谁又最有可能成为国内中视频领域的头号玩家呢?

——这里面,B站可能算是一个。

成立于2009年,依靠二次元内容起家,定位于年轻人的文化社区的B站天然具有UGC的内容基因。而且随着B站的不断开放,特别是B站生活区内容热度超过游戏和动画之后,B站UP主也在不断增加。

据B站用户“狗大户中的王富贵”统计显示,截至今年3月1日,B站UP主上传视频已超过5900多万;同时,二季度以来B站网站月活2.1亿,也已经具备了相当大的用户规模。

但是,就在B站被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它最有可能成为中国的YouTube的时候,B站CEO陈睿却坦言,B站不想做中国的YouTube,而是要做中国的迪士尼。

而除了B站之外,另一个比较有可能成为中视频头号玩家的则是西瓜视频。

相比于B站不愿意做中国YouTube,西瓜视频则一开始就坚定的提出要全面对标YouTube的口号。所以,和B站主打社区不同,西瓜视频主打平台,这种定位就更像是一个包含了许多社区的城市。

与社区相比,城市是一个范围更大,也更立体的概念。在生活中,社区是一种近邻的强关系模式,这种模式具有一定的排他性,它让外来的陌生人很难融入到社区的生活之中。

但城市不同,它拥有更大的空间,里面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生态结构,也更容易的让人们在其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因此,我们完全有理想认为西瓜视频比B站拥有更广泛的的内容和用户群体,而实际上这种广泛也可以从B站和西瓜视频不同的用户画像中看得出来。

据中信证券的报告数据显示,西瓜视频的用户年龄主要集中在25~35岁之间。同时无论是在性别,年龄层次,还是在在城市分布上都显得比较均匀。

视频中场:中视频的复兴与前路

而关于B站的用户画像,虽然目前没有十分权威数据,但就百度指数的人群画像显示,网站上常搜索B站的用户年龄主要集中在20~29岁;同时B站CEO陈睿在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也明确表示,B站的新增用户和以前差别不大,为20岁左右的年轻人。

视频中场:中视频的复兴与前路

所以说,与B站主要面向学生和年轻白领不同,以青中年群体为主的西瓜视频用户显然更加丰富,也更加广泛。当然,由于用户画像的不同,又很大程度影响了这两个不同平台上,用户和内容创作者之间的交流方式。

例如,以年轻用户为主的B站,由于用户年龄层次较低,在社会经验、知识水平、人生阅历上的相对不足。因此B站的用户和内容创作者之间所追求的更多是一种情感的共鸣。

这就像今年6月份,在极客公园和B站联合推出的“Rebuild 2020科技全明星对谈”中,何同学和雷军就很难进行一种真正深度的对话。

这里面,虽然何同学和雷军的优秀都毋庸置疑,但两人由于经历复杂性所以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交点,因此在整个对话过程中,就更像是雷总在单方面的关心下一代,而不是一个两代人的平等对话。

而与B站不同,由于用户在年龄层次的丰富性,因此在西瓜视频平台上,视频创作者和用户之间显然能够有更多的可能基于理性的、知识的角度来相互交流。

所以,在西瓜视频用户和创作者之间其实更容易实现信息的差异化互补与共振的。

在用户画像之外,背靠字节的西瓜视频其实还有比较强的推荐机制。

就像我们在前文所说的那样,中视频的主要优势在于解决短视频无法满足深度内容阐述的问题。因此,在深度内容分发的过程中,就会存在一些比较难解决的问题。比如搜索与推荐协同。

对于B站来说,基于搜索的内容分发模式显然能够服务好那些“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用户;但是,对于那些“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用户,算法推荐就具有了独特的优势。

除此之外,西瓜视频还有包括抖音、今日头条及其他协同产品所带来的巨大流量池。例如相关消息显示,抖音与西瓜视频将在产品层面进行深度联动。一方面,抖音将推出横屏模式更好的兼容中视频内容;另一方面,西瓜视频也将联手抖音、剪映推出中视频剪辑工具。

而除了平台的协助,西瓜视频对于中视频的投入也可谓是不遗余力。今年6月,西瓜视频发起“活字计划”,投入两亿资源(1亿元现金和1亿元流量)帮助全网图文作者实现视频方向的转型。

10月20日,2020西瓜PLAY好奇心大会在海南三亚开幕。会上,西瓜视频总裁任利锋宣布,未来一年西瓜视频将至少拿出20亿元用于补贴,与优秀的视频创作者一同发力“中视频”赛道。

四、结语

当然,到今天,中视频的竞争也远远不止西瓜视频和B站的竞争。事实上,在过去的大半年里,几乎所有的头部内容平台都开始集中发力中视频。

例如,6月微信视频号全面开放注册;7月微博启动视频号计划;9月微信上线1分钟以上视频上传功能;10月知乎在首页新增视频专区,中视频似乎越来越成为一种标配。

不过,虽然竞争激烈,与B站和西瓜视频不同,对于微博和知乎这种主打图文内容的平台来说,在中视频流行的今天,上线视频功能更像是一种“我不需要做多好,我只是应该有”的心态。

所以在未来,或许长短视频以及更多的内容平台都会在中视频领域不断尝试,但是西瓜视频和B站,可能才是未来中视频赛道里最核心的两个玩家。

作者:指北BB组 恰同学;公众号:互联网指北(ID:hlwzhibei),专注于互联网文化、营销、产品。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互联网运营相关的干货知识,给运营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方式

QQ:596924832
微信:lonelywalker-GXL
备注:周一至周五全天在线,周末可能不在线,另外联系时,请告知来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