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他们带的“货”除了他们的思想,还有作品中提到的产品。

提到流量时代的“带货”一词,怎么都是和文坛作家们不太沾边的。但是对于书迷来说,作家的“带货”能力却很强,他们带的“货”除了他们的思想,还有生活中的产品。

在作家的小说中,常常会有一些“暗流涌动”的品牌,于作家而言,出现的那些品牌,不过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个符号,并不是刻意为之,而于他们的书迷,却是情感上的一个连接。

例如,偶有张爱玲的书迷,对凯司令的栗子味蛋糕情有独钟,村上春树的书迷,对“万宝路”牌香烟可谓“爱屋及乌”……

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那些小说中,被作家们一笔带过的品牌。 

 日用品篇 

 1、丹琪(Tangee)唇膏

张爱玲
《童言无忌》

原文:生平第一次赚钱,是在中学时代,画了一张漫画投到英文《大美晚报》上,报馆里给了我五块钱,我立刻去买了一支小号的丹琪唇膏。我母亲怪我不把那张钞票留着做个纪念,可是我不像她那么富于情感。对于我,钱就是钱,可以买到各种我所要的东西。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2、蜜丝佛陀(MaxFactor)口红

白先勇
《永远的尹雪艳》

原文:尹雪艳着实迷人。但谁也没能道出她真正迷人的地方。尹雪艳从来不爱擦胭抹粉,有时最多在嘴唇上点着些似有似无的蜜丝佛陀;尹雪艳也不爱穿红戴绿,天时炎热,一个夏天,她都浑身银白,净扮的了不得。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3、双妹牌花露水

叶广岑
《梦也何曾到谢桥》

原文:谢娘身上有股好闻的胰子味儿,跟我母亲身上的“双妹”牌花露水绝不相同;相比较,还是这胰子味儿显得更平淡,更家常,更随和一些。我喜欢这种味道。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4、迪安牌雪花膏

施哲存
《特吕姑娘》

原文:“秦贞娥小姐对每一个主顾微笑着,要什么?雪花膏,有,这是迪安、这是何比甘,唔,不错,这个便宜点,东西也不坏”。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5、双妹牌爽身粉

亦舒
《遇》

原文:我躺在长沙发上看小说,每隔十五分钟,听古老时钟“当当”报时,非常宁静,我决定在十一点半时去淋浴,把湿气冲干净,在身上洒点双妹牌痱子粉,换上花布睡袍,上床做一个张爱玲小说般的梦──曲折离奇,多采多姿。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6、Colgate牙膏

林语堂
《我怎样买牙刷》

原文:有一回Colgate,大约是良心责备,十分厌倦这些欺人的广告,出来登一特别广告,问人家:“你因看见广告而受恐慌吗?”并说一句老实话:“牙膏的唯一作用只是洗净你的牙而已。”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7、高露洁漱口水

苏童
《训子记》

原文:他们不知道马骏清除酒气也有他的秘诀,这不影响他的工作,透露了无妨,你也可以试试,先用漱口水(最好是进口的高露洁)在嘴里含两分钟,然后用新奇士橙子(嫌贵的话可以用三峡脐橙代替)的皮咬上两分钟,保证你嘴里酒气全消。

8、无敌牌牙粉

张爱玲
《相见欢》

原文:那次她到南京去住在他们家,早上在四合院里的桃树下漱口,用蝴蝶招牌的无敌牌牙粉刷牙,桃花正开。一块去游玄武湖,吃馆子,到夫子庙去买假古董——他内行。在上海,亲戚有古董想脱手,都找他去鉴定字画古玩。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9、双妹牌生发油

琦君
《髻》

原文:母亲年轻的时候,一把青丝梳一条又粗又长的辫子,白天盘成了一个螺丝似的尖髻儿,高高地翘起在后脑,晚上就放下来挂在背后。我睡觉时挨着母亲的肩膀,手指头绕着她的长发梢玩儿,双妹牌生发油的香气混着油垢味直薰我的鼻子。有点儿难闻,却有一份母亲陪伴着我的安全感,我就呼呼地睡着了。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10、三花牌发油

琦君
《髻》

原文:姨娘洗头从不拣七月初七。一个月里都洗好多次头。洗完后,一个丫头在旁边用一把粉红色大羽毛扇轻轻地扇着,轻柔的发丝飘散开来,飘得人起一股软绵绵的感觉。父亲坐在紫檀木棍床上,端着水烟筒pupu地抽着,不时偏过头来看她,眼神里全是笑。姨娘抹上三花牌发油,香风四溢,然后坐正身子,对着镜子盘上一个油光闪亮的爱司髻,我站在边上都看呆了。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11、司丹康头油/美发膏

张天翼
《包氏父子》

原文:“你用的是什么油?”——龚德铭的声音。“我呀,我用的是——是——唔,也是司丹康。”于是他就把司丹康涂在梳子上梳上去。他对着镜子细细地看:不叫翘起一根头发来。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酒水饮食篇 

12、高邮咸鸭蛋

《端午的鸭蛋》

汪曾祺

原文:高邮咸蛋的特点是质细而油多。蛋白柔嫩,不似别处的发干、发粉,入口如嚼石灰。油多尤为别处所不及。鸭蛋的吃法,如袁子才所说,带壳切开,是一种,那是席间待客的办法。平常食用,一般都是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高邮咸蛋的黄是通红的。苏北有一道名菜,叫作“朱砂豆腐”,就是用高邮鸭蛋黄炒的豆腐。我在北京吃的咸鸭蛋,蛋黄是浅黄色的,这叫什么咸鸭蛋呢!

13、凯司令

张爱玲
《色戒》

原文:车到下一个十字路口方才大转弯折回,又一个U形大转弯,从义利饼干行过街到平安戏院,全市唯一的一个清洁的二轮电影院,灰红暗黄二色砖砌的门面,有一种针织粗呢的温暖感,整个建筑圆圆的朝里凹,成为一钩新月切过路角,门前十分宽敞。对面就是刚才那家凯司令咖啡馆,然后西伯利亚皮货店,绿屋夫人时装店,并排两家四个大橱窗,华贵的木制模特儿在霓虹灯后摆出各种姿态。

张爱玲
《半生缘》

原文:看见那些栗子壳,她想起糖炒栗子上市了,可不是已经秋深了,糊里糊涂的倒已经在祝家被监禁了快一年了。她突然自言自语似地说:“现在栗子粉蛋糕大概有了吧?”她忽然对食物感到兴味,曼璐更觉得放心了,忙笑道:“你可想吃,想吃我去给你买。”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电影《色戒》中王佳芝坐在凯司令咖啡馆

 

14、可口可乐

森茉莉
《奢侈贫穷 》

原文:“说是玻璃制品,听起来挺有模有样,其实魔力的花瓶净是些六棱柱状的砂糖罐、苦艾酒或可口可乐的空瓶……”

 村上春树篇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15、水野牌慢跑鞋

村上春树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原文:“崭新的水野牌慢跑鞋买好了。在剑桥的CITY SPORTS里试穿了许多不同品牌的慢跑鞋,终于选中了跟现在练习时穿的鞋相同的水野牌。分量轻,脚踝处的软垫也稍硬一些,一如往常,是那种不屑去讨好顾客的脚感。这家厂商的鞋子,正因为没有刻意添加任何噱头,才令我有一种自然的信赖之感。这当然只是我的感想,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吧。

16、川久保玲 & Comme des Garçons

村上春树
《IQ84》

原文:“亚由美穿了‘川久保玲’的朴素黑夹克、大领口的茶色 T 恤、碎花荷叶裙,拿和上次一样的古琦手提包,戴小小的珍珠耳坠,穿茶色低跟鞋。和上次相遇时相比,显得可爱、高雅得多,看不出来她是个警察。”

17、拉尔夫·劳伦

村上春树
《海边的卡夫卡》

原文:“我在脸上浮现出因遇到困难而多少有些不知所措的那种家教良好的少年可能浮现的表情,对那里值早班的年轻女性简短地说了自己面临的(编造的)情况。我一没染发,二没戴耳环,上身是拉尔夫·劳伦白色短袖运动衫,下面同是拉尔夫·劳伦牌奶油色粗布长裤,脚上是新的最高档的苹果牌轻便运动鞋。牙齿洁白,身上发出洗发液和香皂味儿,敬语也用得有板有眼。只要我有意,我是可以给年长人以好印象的。”

18、西德佩利康墨水(百利金墨水)

村上春树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原文:“几年前我读过一本描写世界垃圾遍布以致沦为废墟的科幻小说,而我的房间光景与之毫无二致。地上散乱扔着形形色色种种样样的废物:被割裂的三件头西服,毁掉的录像机、电视机,打碎的花瓶,折断脖子的台灯,……剑兰插花也像献给阵亡者的一样落在浅驼色的开士米毛衣胸口,袖子被西德佩利康公司专门生产的蓝墨水染上了高尔夫球大小的污痕。”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19、杰克·丹尼黑牌威士忌

村上春树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原文:“我走进厨房,在水槽中高高隆起的威士忌瓶子碎片堆上专心拔弄。几乎所有的酒瓶都被击得粉身碎骨,残片四溅,惟见一瓶帝王牌居然下半端幸免于难,里边尚存大约一杯分量的威士忌。斟进酒杯,对着灯光看了看,没发现玻璃屑,我持杯上床,一边干喝温吞吞的威士忌一边继续看书。读罢袖珍本《罗亭》,扔到书架上面,又去水槽物色像样的威士忌残骸。发现有块瓶底剩有一点点杰克·丹尼黑牌威士忌,赶紧倒入杯中,折回床开始看司汤达的《红与黑》。”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20、勃朗·布兰自来水笔

村上春树
《海边的卡夫卡》

原文:“‘嗯,记得。’她的手指碰到写字台上的勃朗·布兰自来水笔,‘很久很久以前我在一个地方碰上的。或许一直蒙在鼓里会更好些。但那是我无法选择的事。’她拿起粗杆勃朗·布兰,确认墨水存量,体味其粗硕感和手感,又把自来水笔放下。‘根据故人遗愿,葬礼一概免了。’大岛继续道,‘所以静悄悄地直接火化了。遗书放在二楼房间她的写字台抽屉里,上面交待她的所有遗产捐赠给甲村图书馆。勃朗·布兰自来水笔作为纪念留给了我。留给你一幅画,那幅海边少年画。肯接受吧?’”

21、万宝路牌香烟

村上春树
《雨天、炎天》

原文:这种时候若给一盒万宝路,一般事情都可了结。作为对方允许拍照的回礼,万宝路也OK。受到士兵检查而时间可能拖长时说一句“不吸烟?”笑眯眯递上一支万宝路,一般即可顺利过关。简直是魔术香烟。若问为什么必须万宝路而云丝顿就不行,我也答不上来。反正我总觉得非万宝路莫属。大概万宝路是一种象征,大概。

能“带货”的不止有网红,还有张爱玲、村上春树这些作家们

要说村上春树描写的品牌产品,那可真的是太多了。他绝对不止写了这些产品。接下来,在一位瑞典作家的小说中,一辆“宝马”让两个老朋友反目成仇。猜测宝马和这位作家应该有点故事。

22、萨博、沃尔沃汽车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一个叫维欧的男人决定去死》

原文:他们住在这片联排别墅住宅区的四十年里,时不时有些不识相的新邻居斗胆跑来问索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欧维和鲁尼之间产生了那么深的隔阂?为什么两个老朋友忽然之间反目成仇?

索雅总是会非常冷静地说,其实一点都不复杂。事情很简单,两个男人携家带口搬进各自房子的时候,欧维开萨博(SAAB)96,鲁尼开沃尔沃244。几年后,欧维买了一辆萨博(SAAB)95,鲁尼买了一辆沃尔沃245。三年以后,欧维买了一辆萨博(SAAB)900,而鲁尼买了辆沃尔沃265。

接下来的十年里,欧维又买过两辆萨博(SAAB)900,然后就是一辆萨博(SAAB)9000。鲁尼又买了一辆沃尔沃265,之后是一辆沃尔沃745,但几年后,他又回归轿车车型,搞了一辆沃尔沃740。就这样,欧维又买了一辆萨博(SAAB)9000,而鲁尼则转投沃尔沃760,在这之后,欧维又搞了一辆萨博(SAAB)9000,而鲁尼换成了涡轮增压的沃尔沃760。

然后有一天,欧维去车行转了一圈,看看新发售的车型萨博(SAAB)9-3,当晚他回家以后,就得知鲁尼买了一辆宝马。“一辆宝——马!”欧维冲索雅吼道,“跟一个买宝马的人他妈怎么讲道理?啊?”这很可能不是两个男人闹翻的全部理由,索雅总这么解释。能理解的人自然理解,不理解的也就没有必要再解释下去了。

 总 结 

以上的整理自然是文学作品中的九牛一毛。想必作家们将他们所喜爱或是当下流行的品牌搬进小说,让被人熟知的品牌为他们虚拟的小说也增加了点现实的意味。除此以外,作为读者的我而言,一份“凯司令”也可慰藉想张爱玲时的心情。

文中所列举产品,有些品牌已经消失,读者因在作品中一眼扫过而窥见一个时代的印记;有些品牌依旧活跃在市场,读者在书中反而看到了品牌的历史,看到自己熟悉的也会不禁一声“咦,我也用过这个”。评论区说说,在你看过的书中,出现过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品牌名”或关于品牌,描写的不错的句子。

-END-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互联网运营相关的干货知识,给运营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方式

QQ:596924832
微信:lonelywalker-GXL
备注:周一至周五全天在线,周末可能不在线,另外联系时,请告知来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