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何为重点?

编辑导读:毫无疑问,在线教育是今年最疯狂,也是最受瞩目的行业。巨头先后加码入局,好不热闹。那么,对于在线教育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本文作者从在线教育现状、好的教育理念、教育理念能否产品化三个方面分享总结了他对在线教育的看法,一起来看看~

“在线”+“教育”,何为重点?

最近观看了混沌大学李善友教授的“第二曲线”、“第一性原理”系列讲座,后在樊登读书中读到了《未来学校》、《翻转式学习》、《翻转课堂的可汗学院》等书,发觉自己对于在线教育有了新的理解,在此通过文字整理出来。

本文的核心内容在于通过对翻转式学习理念的理解和产品视角,对现有在线教育产品进行思考。

一、短视频+直播+教育,由连接端升级引发新火花

以“供需连”组合分析在线教育,供应端为课程、内容、老师,连接端为平台、连接技术,需求端为家长、在校学生乃至每一个有学习需要的人。而连接端技术升级(短视频、直播的繁荣)引发了在线教育新火花。

1.1 短视频使教育内容创作全民化 ,直播带来新的连接体验

短视频时代之前,教育内容的获取方式主要通过文字(测题、资讯、搜索)、音频(讲课、听书)、视频录播等,内容生产者通常为专业教育机构,以生产K12教育、职业教育内容为主。

伴随着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蓬勃发展,包括教育在内的所有内容生产门槛得以降低,提供了教育内容快速迭代的可能性,吸引大量“草根”内容创作者进入。与此同时,直播形式使师生互动更为便捷,解决了传统线上教育互动困难的问题,使得线上课程的用户体验感大幅提升。

“在线”+“教育”,何为重点?

1.2 教育内容下沉,“泛娱乐教育”、“差生教育”等新需求浮出海面

目前快手平台的DAU约3亿,抖音官宣破6亿如此庞大的流量入口使在线教育的供需双方大量聚集,短视频低门槛、碎片化特性使部分教育内容有了“泛娱乐”倾向。在快手上我们看到做菜、健身、解数学题、每日英语等内容均有自己的受众,内容从学前教育覆盖到成人职业,其广度是任何一家教育机构无法达到的。

“在线”+“教育”,何为重点?

另外一点是,与学而思、猿题库等“培优”的教育定位全然不同,在短视频平台上,我们发现“差生”、“低价”的教育需求有大量未被满足,快手平台上谐音记单词、零基础树叶画画等“草根”内容吸引大量关注。

事实上优生在二八定律中占少数,差生是绝大多少,这部分人群同样有着学习的意愿,此前由于“聚集难”、“支付意愿低”等原因,他们的需求并没有被满足,对于教育机构来说,是否可以降低课程内容、改造课程结构,以低价换取用户增量,或许是教育下沉带来的增长机会。

“在线”+“教育”,何为重点?

1.3 短视频对个体赋能,每一个人都可能是“斜杠青年”

短视频降低教育内容创作门槛,帮助个体赋能。快手上一位年仅9岁的小学生网红SAM,通过情景英语教学吸引大量粉丝,并在快手课程中上传了自己阅读儿童绘本的音频,面向幼儿到初中生,售价几十到几百元不等。微博、小红书等平台上,各领域KOL也形成了粉丝经济,玩偶圈改妆大神二十天教学课程高达38000元,依然供不应求。

短视频流量和内容创作工具赋能,让传统教育机构没能满足的低价、小众学习需求,在斜杠青年们兴起后成为了可能。对于泛娱乐教育内容来说,平台的定位并不一定是自主研发,低价化、娱乐化、多元化的连接平台也有存在必然性,目前快手已实现了从发现内容到线上授课的基本闭环。

“在线”+“教育”,何为重点?

二、“在线”+“教育”,何为重点?

之前提到了连接技术升级带来在线教育改变,在“在线”和“教育”之间,谁是更重要的一?我认为是教育的供应端,也就是教育内容、教学者、教学方式。

我们的教育需求大致分为两种,一类是泛娱乐的兴趣类内容,内容获取方式更多样,短视频平台、B站、信息检索等都可以获取;一类是相对严谨的学业职业内容,后者更为标准化,需要一定方法和体系才能提升,也是目前各大在线教育平台改造的重点。

在K12教育平台中,好未来(原学而思)发展势头强劲,目前市值已超过新东方一百亿美元。之所以有这么高的估值,是由于好未来在线下到线上化的教学模式探索中,通过不断尝试,最终成功跑通双师模式,形成公司的第二发展曲线。

“在线”+“教育”,何为重点?

好未来本身拥有培优+教研的企业基因,在发展之初专注于四五年级数学的培优教学,“北京优秀学生俱乐部”曾是学而思早期的宣传口号。在线下到线上的教学模式探索中,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 第一阶段(线下小班培优):以小升初奥数培训为契机,专注于固定年级优生培优;教师方面,通过标准化教研打破名师束缚,使普通老师也能保持一定课程交付水准;小班教学,确保每个学生都有两次公平的提问机会;随时退费,好口碑带来好传播。
  • 第二阶段(线上名师录播):在线教育探索初期,学而思采用名师录播的形式连接更多学生,但由于需求端由优生变为全部学生,普通学生需要督促和互动才能保证学习效果,所以完课率和续费率并不理想。
  • 第三阶段(线上直播):为提高师生互动,好未来开始探索直播模式,直播互动提升了学生学习热情,但能够面对众多学生网络直播、并且保证教学质量的老师是有限的;录播能覆盖更多学生,直播教师资源有限,两种模式如何平衡,线上化遭遇这一瓶颈。
  • 第四阶段(直播+辅导):这一阶段学而思将学习拆分为“学”和“习”,学的部分由名师线上直播,习的部分由辅导员线上或线下小班指导。名师直播能连接更多学生,小班辅导保证学习质量。2018年,双师模式跑通,完课率和续费率超过面授,至此学而思开始对网校饱和式宣传。

“在线”+“教育”,何为重点?

什么内容满足学生所需?用什么方式传递内容?线上教育产品如何设置授课流程?学而思网校不断迭代的过程,可以归结为线上场景“如何传递好的教育”。

三、什么是好的教育?

既然教育供应端才是最为重要的一,我们不妨把问题回归到教育本身。什么是好的教育,现有的教育方式会一直不变吗?现代教育有局限性吗?

此处对《未来学校》、《翻转式学习》、《翻转课堂的可汗学院》等书中提到的观点进行整理,书籍作者均是教育领域的卓越学者和实践者。

3.1 人类教育史回溯

“在线”+“教育”,何为重点?

现代学校并不是人类一开始就有的,回溯人类教育发展历史,可以看到随着人类社会不断发展,教育的内容、老师、教授方式、授课场景一直在改变;教育方式也不只有被动接受一种,主动探索、实践教育同样穿插在教育历史中。

现代教育萌生的基础是为了满足社会工业化需要,如何将没有接受过教育的大量国民快速改造出拥有基本读写算能力,因此需要标准化、分学科、便于规模推广,制造适应工业分工的个人。

在《未来学校》、《翻转式学习》、《翻转课堂的可汗学院》等书中提到现代教育的弊端。

  • 模糊了教育的重点,将教与学混为一谈。教学的目的是学,而不是教;我们致力于研究老师如何授课更方便,而不是研究学生如何将知识学会。统一教材、重复刷题、考试选拔、划分专业,是为了方便老师规模化授课,而忽视了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是否有效掌握知识。
  • 填鸭式学习,难以激发学习主动性。我们可能小看了主动性对于学习的帮助。有人在印度贫民窟做了一个实验,将电脑镶嵌在墙里面,留下摄像监控就离开了,等到半个月后发现这个街区的孩子都会玩电脑,能够熟练打开网页、文件、游戏,并不需要课堂里机械化地教学。我们回想大学学习的课程,是否微积分、统计学等很多学科知识都很模糊,反而是由于工作需要或是自主学习了解的知识更为深刻,一如我现在整理这篇文章。
  • 不考虑个体需要,将不同学生放在同一个标准中评判。一个课堂中,同样年龄的孩子学习同样的内容,这一现象并不合理。一部分学生早就学会了,一部分学生根本听不懂,合适这堂课节奏的学生也不过三分之一。而老师只能掌控班级的整体节奏,为此听不懂的差生被放弃,学会的优生仍然要从最简单的题目做起,将脑力劳动变为体力劳动。
  • 当前考试方式存在偏差,60分及格线是一道谎言。考试一定程度上检测了对知识的记忆水平和理解程度,但它并不能反映你在这门功课上的潜力,理解得快并不一定就理解深入;考试也无法告诉你思维过程是不是正确。有的孩子考了七八十分就很高兴了,其实这是有隐患的,这意味着有很多知识点根本没有掌握,如同瑞士奶酪一般,表面看着光鲜完整,实际上内部全是漏洞。于是你会发现,高一的数学课落下了,高三的数学课一定会落下,因为知识的根基不牢固。
  • 知识之间需要联系,而不应分割。现代教育中我们常把知识割裂开,如同孤岛,比如中学物理背后涉及很多数学知识,我们把它分割为几何、代数、物理、力学,实际上如果能将知识之间建立联系,能更便于我们理解记忆。这一理论在神经学上也得到印证,我们接受教育的神经元会长出新的突触,突触增多,信息传递的效率就更高,这些信息链接与其相关的内容交织,就构成了我们所说的“理解”,因此知识树、知识地图的方式能加深对知识的理解。

现代教育的诞生之初是由于工业化的需要,目前社会变化周期已经越来越快,四年前学习的专业可能在毕业后就业环境就已大不相同;对企业来说,也需要多元化的人才来面对快速变化的社会环境。

教育培养的应是未来社会需要的人,从未来发展的角度,K12教育应教育的是学生的通用能力,比如数学、物理等学科培养逻辑化思维,哲学培养追寻问题本源的能力,艺术类学科培养创造性……每一个个体的成长方式和知识结构都不一样,让学生可以形成完整的人格,面对不断变化的社会环境。

3.2 什么是好的教育方式?

教育模式并不是恒定的,它会随着社会发展而变化,这是一个庞大的社会工程,但好的教育理念是相对稳定的。此处我想从更小的点出发,从书中整理一些好的教育方式/理念。

(1)学习应是自己的事,是主动的事

樊登读书会的创办者樊登提到他的小孩,因为对天文非常感兴趣,在查询资料的过程中自主学到很多知识,入小学前一测试竟认识了2000多字,小学一年级会教授多少字呢?另一个案例是美国的涩谷学校,这是一个看似有着激进教育理念的学校,没有班级的概念,由兴趣小组组成,学生通过研究中世纪的铠甲了解历史、艺术,有的小组玩乐高、辩论时政、研究物理,到考大学阶段聚在一起研究怎样才能考上哈佛……这个看似混乱的学校,大部分学生都考上了很好的大学,常春藤名校占到了一大半。

这正是前文提到的主动性对于学习的影响。我相信这些学生对所获得的知识一定印象深刻,并且拥有独立完整的人格,将学习归为自己的事,享受知识带来的乐趣。

目前的教育环境中,家长们陷入教育焦虑,给孩子报课、督促写作业,仿佛教育是家长的事,而不是孩子自己的事。我们大部分人都在高考填志愿时才去了解都有哪些学科、学什么,入学后又觉得不适合自己,实际上这个问题从五六岁时就已种下了。

(2)精熟教学法

这是由比尔盖茨基金会资助的可汗学院提出的概念,解决的问题是前文提到“60分及格线是一道谎言”,在一个知识点上,学生连续做对10道题通过,一道做不对不通过。

可汗认为在进入更高难度的学习阶段前,应确保以前学习的知识充分理解,只有通过、不通过两种情况,不通过的问题学生可以去查录播课、查课本、问老师,将学习知识点变为“闯关制”,变成学生自己的事情。

事实上精准的“10道题”大大减少了学生的负担,避免重复刷题带来的精力损耗。

(3)好的课程具有共性,学习是有趣的、不断探索的过程

国内的教育机构有很多创新授课方式,比如新东方英语、迪斯尼英语。新东方英语的出现让枯燥的英语单词、语法变为有趣、诙谐的课程,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是很有创新意识的,在明星讲师演讲下帮助学生对英语产生兴趣与自信。

迪斯尼英语是一家针对幼儿的线下教育机构,孩子们扮演卡通角色进行主题英语对话、玩游戏,在玩耍中学习。好的教育内容、老师、授课方式是有共性的,即有趣、游戏化、易接受、知识结构多元,学生对知识产生兴趣后,能进入更深入的学习。

其它的一些方法,还包括学生之间应积极互动、重视教学反馈、建立知识树结构等等。事实上互联网对于教育的改变是巨大的,教学内容上,教科书早已不是我们获取知识的唯一途径,混沌大学、樊登读书、知乎、百度等平台都在提供优质多元的知识信息和思维方式,教育方式上,每一个门类都有着各自创新,比如迪斯尼英语、亲子游泳教育等等。

有人提到“在线与教育的融合才刚刚开始”,其实教育内容、理念等也还在持续迭代中。

四、好的教育理念如何产品化

混沌大学中有一个重要概念叫做第一性原理:如果前提正确,长期结果一定正确。

亚马逊创始人将以下三点作为公司发展的第一性原理:更多的商品选择、更低的价格、更快的物流,以这几个大方向作为公司决策的判断标准。这几个点看似简单,却是可以保持“十年不变”的方向。在线教育中,我认为把好的教育理念、内容、方式作为最重要的一,能避免我们在可能错误的方向上走的更远。

那么前文提到的好的教育理念,是否可以产品化?

4.1 底层思维的转变

我认为第一步,是需要让人们意识到什么是好的教育,为此,面向家长的教育讲座、音频是非常值得推广的内容,樊登读书中《好妈妈胜过好老师》这一讲座就给我带来挺大影响,目前播放量为1025万人。

在此非常建议K12教育平台将家长教育纳入整个教学流程。在这一步我们需要考虑如何降低内容门槛,让家长容易接受。樊登读书是非常好的例子,把相对枯燥的阅读过程变为讲座音频,可以通过微信私域等渠道,向家长传递教育理念。

4.2 教育方式的转变

成人职业教育通常是主动行为,而目前K12教育更偏于填鸭式,缺乏主动性。在产品的角度如何让现有课程更有趣、游戏化,从而激发学生的自主动力?

在产品框架上,我们可以引入激励机制,将课程分为学习内容和奖励内容,通过达成目标可以解锁高质量讲座、动画片段等;在教学过程中,可以引入精熟教学法,将重复刷题精简为精准测题,“连续答对10道进入下一个知识点”,确保每一个知识点真正理解;可以加入数据分析模块,将每个知识点上的表现可视化,帮助学生查漏补缺;可以建立知识树结构,帮助学生理解知识之间的关联。

教学内容的交付环节也可以进行改造,比如课程直播是否可以引入游戏机制?

  • 直播中设置限时答题环节,连续通关者的可以提升直播间排名;未通关者可通过连线进行师生互动。
  • 通关奖励。完成直播课程后根据最终排名获得积分奖励,用积分加入或创建兴趣小组,解锁高质量讲座等等。

K12教育中很大的问题是如何提升学习兴趣,我认为一是可以设置奖励机制,将学习变为有趣的过程;二是将问题聚焦于学生如何高效学会知识,比如精熟教学法就是其中一种方式,用轻松有效地方式来帮助学生获得自信和成就感。

在线教育产品与其他互联网产品所不同的是,它承载了教育育人的职责。平台遇到的转化率、续费率不高的问题,最终都落实到“什么是好的教育方式”中,如何让学生确切感知到成长和效果。因此我们是否可以用先进的教育理念,去反向改造产品结构,而不仅仅按照课程内容、教研备课等模块划分去设计产品,从而获取用户的高留存和付费率提升。

写在最后

我从在线教育现状、好的教育理念、教育理念能否产品化三个角度整理了我对在线教育的看法。引用战略杠杆的概念,我认为泛娱乐教育中,目前的创新红利是教育内容生产者倍速增长,作为平台方的核心竞争力是能凝聚内容生产者,并通过完播率、互动率等数据筛选好内容,连接受众用户;

在产品功能上,需要向课程生产者提供工具赋能,例如音频、视频编辑等,并在内容创作者使用过程中获得反馈,探索短视频时代可行的课程传播方式。例如文中提到的小学生SAM,用一分钟短视频录制场景英语,在视频中教学三至五个英语单词,就是短视频使用中有效的教学方式。

在K12、职场教育等领域,目前的创新红利是线上学生呈倍速增长,平台的核心竞争力是如何传递好的教学内容。好未来的教育模式探索中,通过对“学”和“习”进行拆分,将线上名师直播+普通老师小班辅导的双师模式跑通,是非常有效的创新思路。

但之后可能遇到的问题,是广大“差生”是否能适应这一模式,能否通过在线课程获得成绩提升,为此我认为可以引入好的教育理念对产品反向改造,比如精熟教学法、游戏化、激励制度等等,站在学生如何学会的角度对授课细节深入打磨。

总之,在线教育产品首先需要满足教育的价值,遵循什么是好的教育,才能实现用户认同。教育内容、方式是一,运营等应该起到辅助作用,以此来获取优势。

“在线”+“教育”,何为重点?

本文由 @荻 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互联网运营相关的干货知识,给运营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方式

QQ:1124602020
微信:vl54120
备注:周一至周五全天在线,周末可能不在线,另外联系时,请告知来意。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