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经济下,有声读物的加与减

耳朵经济复苏,未来仍需探索

耳朵经济下,有声读物的加与减

 

2021年1月5日,阿里控股的虾米音乐宣布于一个月后正式停止服务,这个在音频界浪迹了12年的侠客,也终究被拉下了时代的帷幕。

 

但虾米的关停并非一时兴起,而是“早有预谋”。虾米创立之初是用户自己上传音乐,对于版权,大概是那时大部分音频公司不曾重视的一点,但这一点,却让虾米的根基成了豆腐渣工程,在长久的发展下,在伴随着运营的坎坷,终究被版权的寒风吹倒在地。

 

当然,虾米之痛并非它一家之痛,而是整个耳朵经济领域中大部分人的痛。因为版权限制了一份作品只能在授权的情况下才能发行,但是消费者聚集地并不是某一个平台,所以多个平台想要发行同一款作品,要么盗版、要么得到授权才能发行。

 

但是版权问题不曾成为耳朵经济的绊脚石,或许只是企业长久发展的“温度计”,记录着企业的版权史。而未来耳朵经济是否会在市场上持续开花结果,或许就要看领域内企业能否持续深耕“耳朵”的需求。

 

耳朵经济复苏,未来仍需探索

 

耳朵经济并非单指某个领域,而是几个领域的结合,比如软件领域的有声书、博客、移动音频等,硬件领域的MP3、蓝牙耳机、音箱等。这些领域在人们碎片化时间里零散的分布,就如同短视频霸占了用户的眼睛一样霸占了人们的耳朵。

 

艾瑞网显示,2019年中国网络音频行业市场规模为175.8亿,同比增长55.1%。用户规模也达到了4.9亿。耳朵经济崛起,大概是势头正盛的短视频赛道已经给用户造成过度的疲劳感,迫不及待的想要寻求新的压力释放点。

 

而可观的市场规模为领域内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前景,在用户需求不断增长的前提下,逐步建立起了耳朵经济的产业链。

 

最显著的就是音乐频道,QQ音乐、网易云音乐成为了日常休闲中必不可少的娱乐法宝,据公开信息显示,目前腾讯音乐的版权曲库已占据我国总曲库的90%,是移动音乐领域真正的顶流巨鳄,正不断的引导移动音乐的发展。

 

而音乐附带的还有硬件产品经济,比如MP系列产品、耳机系列、音箱系列等等都在不断的与时俱进。

 

MP3、MP4成为部分娱乐爱好者的热衷产品,曾经许嵩、徐良、本兮等网络歌手一度让MP3产品销量大涨。如今随着时代发展,4G、5G创新了更多的硬件产品,有线耳机、蓝牙耳机、智能音箱等已经取代MP3的地位。

 

并且随着经济水平的提升,越来越多的人拥有自己的汽车,而车载蓝牙、车载音响等,也成了行程中打趣解乏的“必备神器”,并且占据了这类硬件产品的重要输出口。

 

耳朵经济随着时代的进步、伴随着网络环境不断改善,从无形的知识版权付费,到硬件产品的百花齐放,增长空间正不断的被放大,而作为音乐同列产物,有声读物、电台直播也是组成耳朵经济的重要支柱。

 

后两者,有三大头部玩家把守赛道入口,分别是荔枝FM、蜻蜓FM和喜马拉雅,这三者深耕有声读物和电台直播,与玩家深度契合,是行业内三大领军品牌。而在耳朵经济逐渐壮大的过程中,伴随着巨头入场,娱乐形式的变更,使得耳朵经济也在不断接受着新的挑战和竞争。

 

耳朵经济下,有声读物正不断的创造价值

 

智能化时代,变化与机遇共存。

 

随着科技快速发展,5G让曾经许多创新的科技得以实行,万物互联、人工智能也不断的满足我们的憧憬,同样的,在耳朵经济的领域,智能也将会与有声书等紧密结合,为用户带来更多的体验。

 

社会的发展不仅仅是科技的进步,更有人们生活环境的改善,越来越多的孩子每天都会有睡前听故事,或者在某些时间里听故事的习惯,不仅仅是从荔枝、蜻蜓、喜马拉雅三家平台上能够看到儿童读物,甚至在短视频平台,也能看到一些家庭的故事教育。

 

耳朵经济从儿童教育中正在不断蔓延,曾经的故事书,或许也会以声音的形式产生新的变现形式。

 

并且,在Z世代领跑时代经济的现状下,人们的生活方式几乎很多都是两点一线的生活,除了公司和“家”,大部分人的时间都会消耗在上下班的路上,或是听歌、或是看小说,再或者是看剧等,而耳朵经济也在这些娱乐行为的基础上顺理成章的占据人们的时间。

 

音乐是耳朵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将小说与电视转化成声音经济,更多的是建立在用户的安全意识与娱乐需求上,小说与剧的共同点是需要利用眼睛浏览,而安全意识迫使人们在行程中用眼睛去辨别方向、安全程度等,因此小说和剧对眼睛的需求会被人们的安全意识占据。

 

安全意识与娱乐需求的矛盾渐渐会与视频经济不再匹配,反而促使有声书诞生并且不断壮大。但人的孤独心理促成娱乐需求,而有声书的出现便替代了小说与剧的娱乐作用。

 

当然,有声书的诞生并非简单的替代品。比如同样基于小说产生的影视作品,反而要比小说更加出圈,更具商业价值,但有声书的出现,不如影视那么张扬,反倒更像小说领域再一次拓展。在知识付费的市场不断扩张的前提下,有声书的根基将会更加稳固,展望也一片大好。

 

未来的有声书大概可以成为小说的智能化产物,为文字经济重新找回原有价值,再次瓜分视频领域占据的市场,毕竟频繁的刷视频、看电视,逐渐让人们意识到单一的娱乐行为会产生疲劳感,或许改变已成必然。

 

不管是替代并占据视频经济的部分市场,还是填补消费者需求的空缺,同是文字改变而成的有声书,也会乘着时代的机遇向前,不断进步与改变。

 

三两分钟听一首歌、十几分钟听一段故事,耳朵里的经济,总是不会断,但是时代里不止是风调雨顺,更是风雨交加,不管大大小小的船只,都会经历波澜,比如正蓄势待发的有声书,也正是需要被打磨的时候。

 

上岸前的风浪席卷,是对有声读物的长久考验

 

1. 变现的商业路,像上坡一样难

 

生存是成长的根本,有声读物同样需要以变现来获利生存,但是,至今为止也没有信息显示在国内知识付费市场超过千亿规模的报道,因此,有声读物的商业之路,或许并不是那么容易。

 

目前所知,短视频两大巨头都有自己的变现方式,抖音是基于算法推广的广告变现,快手是基于直播的电商变现,但是有声读物靠什么变现呢?

 

耳朵经济不同于视频经济,虽然听也附带有想象的能力,但是并不能提供电商变现的真实场景,所以不具备电商功能,并且在广告推广上,单一的文字或是声音也很难形成高产量的变现,因此声音变现,大概仍需要在知识付费上发力。

 

局促的变现能力使得耳朵经济的市场规模有限,也达不到迅速扩张的要求,在激烈的互联网行业竞争里,耳朵经济也像一个默默无闻者,一直悄悄的发展至今,耳朵经济的商业变现,或许短期内不需要新的增长之路,但以流量增加商业变量,仍是根本之需.

 

2. 机器vs情感,是声音与流量共舞

 

互联网是个离不开流量的行业,这是毋庸置疑的,流量用户的留存与增长也是行业里重中之重的法宝,而耳朵经济中,对流量的需求比起其他行业同样是只多不少。

 

比如一件商品,消费者看中商品的质量才会购买,那么用户,也是看重有声读物作品的质量才会去关注、收听等,因此,用户的留存很大一部分原因会归属到内容质量上。

 

对于一些小说爱好者来说,有声阅读是一项非常方便的互联网产物,但是同时烦恼也非常大。对于普通的小说作者来说,依靠一部小说得到的利益也是有限的,如果再加上小说配音的庞大资源,或许还是个入不敷出的项目,因此多数小说都是直接利用合成音对小说配音。

 

合成音机械地阅读并不如配音那样包含感情,更会影响用户的想象空间,造成体验感下降的现象,这也是目前小说中有声阅读最大的弊端,如果未来不能完善合成音的感情色彩,或许这一项业务仍是一个减分点。

 

而一些优质的配音作品则是会受到圈层爱好者的追捧,做到小众化的出圈。据公开信息显示,截至12月1日,2020年音频平台喜马拉雅123狂欢节内容消费总额超过1.65亿。《剑来》、《天命赊刀人》和《完美世界》受到年轻用户的热捧,销量名列前茅。

 

由此可见,作品的质量会严重影响用户的感官,也决定了其商业变现价值,由小见大,整个有声阅读领域都在面临这个问题,所以想要出圈来增加商业价值,高质量作品必然不可少。

 

在未来耳朵经济一定是五花八门的,也一定会有一部分出现小众化破圈的现象,但是目前耳朵经济相比视频经济,仍然存在一定距离。比如有声书,大概可以归属到小众化圈层,在爱好者的引领下才能产生破圈现象,因此做好引流、加深用户粘性非常重要。

 

财经自媒体“灵猫财经”,订阅号:灵猫财经,个人微信号:lmcj011,转载保留版权,违者必究。

 

本文由灵猫财经投稿,运营狗专栏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nyingdog.cn/751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方式

QQ:1124602020
微信:vl54120
备注:周一至周五全天在线,周末可能不在线,另外联系时,请告知来意。

公众号
公众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