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热点事件

996.ICU掀起互联网的“遮羞布”

96.ICU掀起互联网的“遮羞布”"

“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这是我们修来的福报。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你去想一下没有工作的人,想一下公司明天可能要关门的人。”

关于996的讨论终于在马老师表达这一观点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罕见的出现了众多反驳马老师的声音。即使马老师再次声明不支持996也无法消弭。

多年以来,马老师的言论一直被很多人奉为圭臬,但这次的失灵,足以说明大众对996的痛恨之深。

事实上,996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骂上热搜。

2016年9月初,58集团被曝出将全员实行“996工作制”,随后姚劲波的微博评论,被数千条来自疑似58员工的质问和指责占领。晚间,他在花椒的直播中又被同样的质问刷屏,以致禁言了大量网友。被轰炸整整两天后,58集团回应不会强制要求全员996。

这场喧嚣看似以员工的反抗换回了劳动者正义的胜利,不过,当时没被牵扯的互联网公司,却终究还是在GitHub的“996公司名单”中浮出水面。

3月27日,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在GitHub上传开,发起人呼吁程序员们进行揭露,将超长工作制度的公司写在“996公司名单”中,过去一周内,华为、阿里、蚂蚁金服、京东、大疆、字节跳动……一个个互联网头部公司先后上榜,58同城也赫然在列。

以前,姚劲波推行2万多员工的996工作制,据员工爆料,“公司这样做的目的其实是变相裁员,逼员工辞职”。巧的是,996.ICU的爆发,背后是整个互联网的裁员潮。裁员潮如一面“照妖镜”,正在让繁荣泡沫掩盖下的真相“现形”,而996可能只是开始。

996工作制的“形象”变迁

2014年左右,996工作制以及相关讨论流行开来,很长一段时间,舆论对此的评价都偏向正面,就连996的工作者们也大多热情洋溢、主动拥抱,并将此推崇为新时代的互联网精神。

当时虎嗅上有一篇文章,将996的互联网行业与“965”的传统IT行业对比,鼓励传统IT人抛弃旧有观点,拥抱互联网。

那段时间也是互联网崇拜和引入硅谷文化的一个高潮,硅谷的创业者们用近乎于病态的工作热情造就了硅谷的商业奇迹,他们的创业精神和理念便成了我们学习的对象。不过伴随着创业公司进入稳定期,当疯狂式加班被硅谷抛之脑后,可叹的是,开放式办公以及扁平化管理的经验学得有名无实,唯有这加班文化在国内互联网公司生根发芽,成为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其实加班本是劳动、无关文化,但996却作为一种企业文化融入互联网创业,被一些创业者当做自鸣得意的标签,甚至是管理者“道德绑架”的理由。

当然,过犹不及,996工作制的变味让舆论的风向有了转变。为了加班而加班,为了彰显狼性而变相加班,结果无论有事没事,都开始提倡强制996。程序员没有决定权,他们只能做一种无效的浪费。

时至今日,已经无人再将996与奋斗、成功联系在一起,996.ICU暴露出他们对互联网寒冬的畏惧和反抗,以前的无怨无悔置于现在变成了不堪忍受。

对996工作制,从认同到推崇,所折射的是互联网浪潮翻涌下的造富神话,而从推崇到斗争,是盛宴结束、寒冬袭来的幻想破灭。股票期权纷纷成为口头支票,财务自由成为梦幻泡影,绝大多数创业公司被打回原形。由此,员工对996工作制的不满迅速被点燃,成了这场声势浩大的裁员潮的宣泄口。

反观公司这一方,明目张胆或是理直气壮地把996从潜规则搬上台面,说明裁员的压力让他们把重点直接放在剩余劳动力的压榨上,这本身就可见资本的赤裸裸,更何况,像有赞CEO白鸦那般“率直”,员工情感上也难接受。

由此,这场关于996工作制的反抗早就箭在弦上。

互联网的反思,皆以人为牺牲?

就在996.ICU成功激起程序员集体反抗的同时,另一件事也在质疑声中被推上风口浪尖,那就是京东取消快递员底薪以及其背后的裁员危机。

4月8日,媒体报道,京东将取消旗下快递员的底薪,增加快递员收件任务,揽件数量将计入绩效考核,直接影响工资收入,还将快递员的公积金系数从12%下调至7%。京东改的是薪酬,而996涉及的是工作时间,我们看到,互联网公司经历裁员潮,正把改革的方向从放弃掉的人转为留下的人。

简言之,就是如何最大获得剩余价值,用较低的成本交换较高强度的工作。

这是互联网公司在寒冬下的求生之法。就比如快递行业,京东员工总人数约18万人,其中70%的员工来自于物流和仓储一线,而顺丰因为新员工增加及老员工福利增加,其2018年人工成本增长17.9%。想要节流,最快的方式就是裁员与降薪。

不过,求生的另一面也是反思,对于疯狂扩张的反思。

据BOSS直聘发布《2017互联网人才趋势白皮书》显示,2017年互联网行业人才需求同比增长58.3%,增速较2016年大幅加快。尤其是早期创业公司的人才需求量最大,天使轮、A轮、B轮企业人才需求占比超过60%。

但一位互联网公司HR部门人士反思过去几年大规模招人和裁员,认为管理层有时是缺乏足够前瞻性思考的。比如2016年业绩状况比较好时,就想大规模招人,可实际上未来业务要做成什么样,他们也不清楚,等到寒冬一来,有些业务线及部门甚至直接砍掉。

互联网公司所做的不仅仅是一裁了之,而开始关注精细化管理。2018年之前,互联网圈的HR看不起传统地产、制造行业背景HR,而到了2018年,一些有传统地产、制造行业背景的HR反而更受互联网公司欢迎。在察觉管理制度跟不上扩张步伐之后,创业公司开始向他们曾经不屑的传统行业学习。

反996,亦是反思互联网竞争的不知节制。2014年以后,连续不断的互联网风口酝酿出一个创业法则,就是唯快不破,在资本的刺激和助推下,比推广、比占领市场、比转型,通过拼命扩张和试错争夺头部位置,而这都依赖于程序员甚至更多部门员工的加班情况。

但现在很长一段时间,资本沉寂、风口消亡,整个互联网看似对疯狂扩张心有余悸,这致使行业内的竞争节奏逐渐慢了下来。所以,按常理来讲,996所代表的加班文化理应得到抑制,可现实并没有,这才引起了程序员们的爆发。

注定无果的反抗,只能成为程序员的心理慰藉?

有人调侃:“中国程序员最大的困境就在于,昨天在 Github 上给反996项目加了星,今天就要加班给360浏览器、QQ浏览器、UC浏览器……更新屏蔽反996项目的网址”。实力使然,反996等同于反对默认这一规则的所有互联网公司,在整个互联网经济的利益面前,程序员简直不能再弱势。

时至今日,我们看到没有一家榜上有名的公司公开回应,这是因为他们深知反抗无用,既不会形成真正有效的反制手段,也难以掀起更大的风浪。

程序员们也明白这个道理。一方面,他们清楚地了解,经济环境和竞争深化的压力都将继续转嫁到公司本身,管理层目前所想的是尽可能开源节流,多加点班就多增点收。而另一方面,互联网公司已经无法再退出过度竞争,反思的过程和效果总是缓慢冗长,尤其是在寒冬中,谁也不敢掉头或停步。

换句话说,996恒在,只要互联网公司无心改变,外界的舆论制约终究束手无策。所以,有些程序员甚至认为这是一场闹剧。

但其实不是,反996的公开化,让程序员或是更多的职场工作者找到对互联网经济动荡情绪宣泄的一种正式形式。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接连不断的裁员在管理层撕破脸皮的态度下,已经遭受员工大量的变相抵制。有赞年会上白鸦说出去的话,迅速被员工公布到网络,逻辑思维CTO千叮咛万嘱咐,不许将内部信外传,而次日“年终奖是大锅饭”的言论比罗振宇的跨年金句传播得更快。这说明裁员潮所积攒的不安和危机感,亟待一个更大的出口释放。

反996充当了这一出口,而未来几年也有可能会引发更多的“爆炸点”。对公司来讲,这也是一种内在的危机。以前,股票期权的“胡萝卜”和奋斗十年财务自由的梦想,让员工凝聚成一条心,而现在寒冬当前、空口无凭,公司又能拿出什么换回他们的心甘情愿呢?

996的枷锁还要带很久,圈外人高呼“程序员的命也是命”,圈内人却选择视而不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运营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nyingdog.cn/805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QQ:596924832

微信:lonelywar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