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做游戏,腾讯做视频,意味着什么!

11月2日梁汝波通过内部信件宣布的业务结构调整。在这轮调整中,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搜索、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都将要一同并入抖音,再加上5月份左右悄然上线的K歌功能,抖音的产品属性,已经从单纯的短视频、直播平台,开始朝着图文资讯、中长视频、社交娱乐、电子商务等多功能泛娱乐营销平台的方向转变。

这就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近期传闻要施行965工作制,同样“痛失”996的腾讯,旗下另一款核心产品——QQ。

字节收拢业务,抖音将成QQ

对比抖音和QQ两家APP的功能页面,不难看出,在聚合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业务板块之前,二者之间就已经存在着不少的功能重合。

字节跳动做游戏,腾讯做视频,意味着什么!

而业务结构调整后,今日头条的图文资讯或许会撞上QQ的“看点”,其余的类似K歌、直播、视频、商城等功能,也不排除可能会有类似的展现形式。尽管QQ的功能设计并非独创,但对于多年来反复尝试进军社交领域的字节跳动而言,也不排除没有对标这款腾讯核心产品的意思。

作为一款在1999年2月正式上线的即时通信软件,腾讯QQ贯穿了80、90等几代人的青春,在微信诞生之前,国内社交软件领域中几乎不存在对手。即便是现如今早已被微信超越,却也仍旧广受Z世代年轻群体的喜爱,牢牢掌握着6亿左右的活跃用户。

相比于为了追求“小而美”,在功能开发上无比矜持的微信,QQ有着更人性化的设计、更丰富的好友互动方式、更大规格的文件传输和储存、更完善的远程办公和会议群聊功能等优势。因此,在微信已经成为日常社交来往主要工具的当下,学生群体和部分大型企业单位,依旧会选择使用QQ。

而且在不断的版本更迭和功能开发中,QQ早已放弃了早期纯粹的软件工具定位,逐渐成为集合多种娱乐和营销功能的社交平台。这与抖音下一阶段的转型方向有着很大程度的相似,尤其是QQ目前的核心用户群体也与抖音有着不小的重合,字节跳动将抖音的业务结构向着与QQ类似的方向推进,也很符合产品逻辑。

同时,抖音正在积极部署的“兴趣社交”理念,也迫切需要类似QQ的年轻化社交生态环境来孵化。如此一来,在聚合了今日头条等业务板块的用户和流量后,也能够为抖音盘活目前局限于“电商粉丝”定位的社交功能提供良好土壤。

只不过,QQ终究有着在与微信内部竞争中全面落败的“黑历史”,本身也存在着不可忽视的缺陷。在丰富的功能背后,由于没能平衡好娱乐与社交的比重,随着QQ早期核心用户逐渐步入成年走向社会,大部分过度娱乐化的功能全部沦为冗余体积,也让QQ的用户体验变得繁杂且笨重,最终导致被更简约易用的微信挤下王座。

因此,抖音大概率不会成为QQ的翻版,从近些年抖音不断进行测试的社交功能,明显能够看出,在类似腾讯两大核心社交产品的逻辑框架下,抖音的野心远不止我们所看到的那些。

除了早已上线的粉丝群聊功能,去年4月份,抖音曾经短暂测试过视频通话,而到了今年,抖音还限时上线了“抖一抖”,从使用效果上来看和微信的“摇一摇”如出一辙。此外,与小红书较为相似的图文种草功能也在近期加入内测,综合来看,抖音大有综合当下所有热门社交功能于一体的趋势。

字节跳动对抖音业务结构的调整和改造,归根到底还是为了社交。事实上,包括抖音在内,目前短视频平台都面临着用户红利消退,行业竞争转向存量市场的瓶颈,想要突破困境,社交可以说是近乎唯一的答案。

只是越来越多的新功能加入,抖音已然面临着体量迅速膨胀的风险,一如当年的腾讯QQ。同时,已经习惯于抖音“兴趣推荐”算法的用户,能否接收社交功能带来的生态环境冲突,也是抖音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困守信息茧房,抖音的“社交困难症”

字节跳动对社交的尝试,从两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2019年的1月份,字节跳动为了打造熟人社交生态,上线了以短视频社交为主要表现形式的“多闪”APP,希望能够打造“抖音朋友圈”。尽管字节跳动为之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在多方渠道进行引流宣传,甚至拿出1亿红包来做营销,但由于两个APP之间的转换相对繁琐,最终效果并不理想。

没能够一炮走红的多闪之后,字节跳动又推出了主打兴趣社交的飞聊,结果在产品上线的第二天,下载量就经历了断崖式下跌,同样归于沉寂。反而是针对B端市场的飞书,在钉钉和企业微信的包围中崭露头角,只不过由于进入协作办公平台时日过短,缺乏大量用户体验数据,短时间内依旧欠缺足够的竞争力。

到了今年,上半年抖音曾短暂测试过“连线”和“熟人”两个功能。前者可以通过匹配的方式与陌生用户建立联系,专注于陌生人社交;后者则是取代“同城”,试图打造纯以视频内容为主的“朋友圈”。

纵观过去几年间,之所以字节跳动在社交环节始终没能取得突破式进展,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核心产品抖音的特殊算法所带来的的信息茧房效应。

抖音的兴趣推荐式算法,是将用户感兴趣的内容,以持续不断的节奏进行集中展示和推荐的过程。而用户所接收到的内容,大都契合自己的三观、审美、知识面,进而产生类似于“我道不孤”的群体认可效应,很大程度上可以缓解孤独感。

但这份得不到认同、找不到同类的孤独感,恰巧也是刺激用户进行社交互动的主要动力。满足于信息茧房效应所带来的快感反馈,抖音核心用户也就很难再有余力去主动进行社交尝试,进而导致字节跳动打造C端社交APP的接连失败。

尽管屡战屡败,但目前字节跳动的核心产品各自接近内容平台的发展上限,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主要产品业务,营收和用户的增长都变得乏力。无论是想要让商业帝国生态圈重新焕发活力,还是增强社交关系链加深用户粘性,字节跳动都无法跳过社交这一环。

而在字节跳动业务调整后,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 Tok,这些新成立的六大业务板块中,除去处于政策转型期的教育、专注于B端应用的飞书和火山引擎,海外版抖音Tik Tok必然会走上和抖音一样追求社交的道路上,剩下的朝夕光年,或许也寄托着字节跳动通过游戏行业侧面切入社交领域的希望。

这也就意味着,已然成为主要竞争对手的字节跳动和腾讯,彼此间的争端即将进入白热化阶段。

腾讯做视频,字节抢游戏

从2018年4月份微信和QQ将抖音列入封禁名单,禁止用户在平台上分享抖音链接,字节跳动和腾讯之间就陷入了长达3年的口水战。尤其是在今年6月3日,腾讯副总裁在公开会议中将部分短视频比喻成“猪食”,几乎撕破了平台竞争最后的斯文。

尽管在反垄断的形势压力下,9月份由工信部倡导的互联互通,各大互联网平台巨头纷纷响应,QQ和微信也相继放开了对阿里巴巴和字节跳动的封锁,但也将彼此之间的竞争推向了更为激烈的层面。

越发白热化的竞争,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字节跳动和腾讯“入侵”对方核心业务领域的动作,变得越来越频繁了。

腾讯从2018年封禁抖音开始,采用多线出击的策略打造多形态短视频矩阵,3年间先后推出了超过20款短视频相关产品。只不过从目前来看,除了去年正式上线的微信视频号以外,腾讯的短视频平台普遍存在感薄弱,很难从新平台生存空间越发狭小的短视频行业中突出重围。

就比如微视,早在抖音、快手等平台还没出现的2013年,腾讯就推出了这款以8秒短视频为卖点的短视频产品。可惜的是,由于当时腾讯对短视频行业并没有太过于重视,各方面导流工作都没能做好,再加上8秒的视频时长设计并不合理,最终导致在短视频逐渐开始爆火的2017年停止服务。

虽然腾讯意识到自己错失风口后,又重新复活了微视,甚至喊出了“30亿补贴”的口号吸引创作者,但此时的微视已经彻底成为了抖音、快手的模仿品,又因为无法兑现补贴等因素,最终导致微视陷入了长期不温不火的尴尬境地。

事实已经证明,腾讯惯用的“养蛊”式新品开发手段并不适用于短视频行业,“到处挖坑”的分散式短视频平台研发策略,远不如集中资源深挖一个平台效果更好。不过,腾讯或许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随着视频号的生态不断完善,依靠庞大的社交流量,已然成为抖音最大的威胁。

反观字节跳动方面,在不断拓宽护城河、加码社交尝试的同时,也开始争夺游戏行业市场份额。除了2月份正式上线官方游戏品牌朝夕光年,在今年上半年,字节跳动还豪掷260亿收购了专注于海外游戏发行的沐瞳科技,震惊整个业界。

在天眼查的投资公司行业分布统计数据中,可以看到在还未结束的2021年,字节跳动就投资了5家游戏公司,几乎占据全部13家游戏公司投资的一半。

字节跳动做游戏,腾讯做视频,意味着什么!

字节跳动对游戏的狂热,还源自于去年《原神》的爆火,不仅让米哈游一举成为国内一线游戏公司,直接撼动了腾讯在游戏领域的核心优势,也让字节跳动看到了游戏所带来的流量、用户,以及最重要的,对社交的赋能。对于找不到社交领域突破口的字节跳动而言,热门游戏所带来的社交互动,毫无疑问是不容错过的机会。

因此在今年,字节跳动和腾讯在游戏领域直接展开了正面冲突,围绕着与手机游戏相关的方方面面疯狂砸钱,抢人、抢项目、抢投资都已成为常态。不断升级的战况,让网易在内的游戏大厂也纷纷跟进,疯狂的资本运作下,手游行业甚至出现了仅靠PPT就能拿到巨额融资的不健康现象。

无论是调整抖音业务结构,还是疯狂投资游戏行业,字节跳动的目的始终都是从腾讯严防死守的社交生态中撕开一个口子。至于最后鹿死谁手,还是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END-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互联网运营相关的干货知识,给运营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nyingdog.cn/8737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方式

QQ:1124602020
微信:vl54120
备注:周一至周五全天在线,周末可能不在线,另外联系时,请告知来意。

公众号
公众号
交流群
交流群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