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恐惧扼杀梦想与思维,15种战胜恐惧的方法奉上

都说恐惧会扼杀梦想与思维,而当今社会每个人都有梦想,可能追逐梦想的寥寥无几,这是为什么,其实大多是是因为因为实现梦想没那么轻而易举,当然容易的话谁都可以做了,那么梦想自然没什么价值,然后因为不容易,所以就会恐惧,恐惧会给我们一百万种不要去做的理由,但不克服恐惧,就不可能取得伟大成就。,如何才能克服恐惧,让你实现最大潜能呢,本文提供了15种15种战胜恐惧的方法

都说恐惧扼杀梦想与思维,15种战胜恐惧的方法奉上

是人都有害怕的时候。

我们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应该做什么。

你有了一个创业的新想法。这个想法告诉你要辍学。它在告诉别人我们是什么感受。它要尝试的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但中间跳出来一个拦路虎。那个声音在我们脑海里回荡。别人的声音在我们脑海嗡嗡作响。别人告诉我们说,你的想法太疯狂,可能性很小,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应该做这样的事情,而不是像那样的。

还有,你想过这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了吗?在自己人生前30年的时间里,弗洛伦斯·南丁格尔(Florence Nightingale)一直都拒绝倾听自己内心的呼唤。这位女性说道: “恐惧、不确定、等待、期盼、害怕意外,这些对病人的伤害比任何事情都要大。”然而,这种平淡无奇但又威力巨大的恐惧——却让我们当中很多人没能把握住自己的命运。对于为什么要或者为什么不,恐惧给了我们一百万种理由。

但必须要指出,不去冒险、不扑进不确定性、不克服恐惧,就不可能取得伟大成就。不信的话,你试试看,能不能说出一件连几秒钟的勇敢都不需要的好事。如果我们想变得伟大,如果我们想发挥自己的潜力,就必须学会如何克服恐惧,或者至少在关键时刻不受恐惧的影响。所以在此,我列举了 15 种办法来克服恐惧,希望这些办法能让你离发挥潜力更接近些。

用逻辑战胜恐惧

头脑清醒的人一般会用F.E.A.R来解释恐惧(FEAR):“看似真实的虚假证据”(False Evidence Appearing Real)。感觉像真的错觉,这就是恐惧。我们必须用理性去粉粹恐惧。去挖掘恐惧的根源。去解释恐惧。告诉自己:不就是钱嘛。不就是一篇糟糕文章嘛。不就是一场跟别人吵来吵去的会议嘛。这种有必要害怕吗?塞内卡写道,“可能会吓到我们的东西要比可能会压垮我们的东西多;我们受到想象的折磨要比现实多。” 要分解它。认真看清楚事实。做好调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看清楚。

别管人家说什么

任何事情,但凡是新的,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或者是对的,几乎都是站在现状的截然对立面下完成的。现在大家所钟爱的大部分东西,在刚开始做或者推广的时候都曾经被他们看不起过,只是他们现在假装没有过这样的事。我在 Daily Stoic 播客上面跟说唱歌手 Logic 交谈时,他谈到每次自己推出新专辑的时候,喷子都会蜂拥而至。可一旦他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这帮人个个都想要这张专辑的声音和风格。当他要推出第二张专辑时,他们又希望保持第一张专辑的声音和风格。当他推出第三张专辑时,他们想要他第二张专辑的声音和风格……世道就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大约 2000 年前,西塞罗写过一篇文章,里面是这么评价那些喷子、搬弄是非者以及“兼职”评论员的:“让其他人去担心他们会怎么评价你吧。反正不管怎样他们都要说的。” 不要把那些不露脸、不负责任的陌生人的意见压倒你自己深思熟虑的判断。

质疑你的推断

在《勇气在召唤》(Courage is CallingI)这本书里面,我讲了一个尤利西斯·S·格兰特(Ulysses S. Grant) 在军事生涯早期长途跋涉,穿越东德克萨斯州的故事。当时跟他同行的只有一个人,他们要深入敌营,穿越灌木丛与溪流,面对响尾蛇与“最可怕的狼嚎”。格兰特想打退堂鼓了,同时祈祷同伴也会如此提议。结果另一位是个军官,比格兰特更老练、更有经验,他仍微笑着继续前进。他问道:“格兰特,你觉得那群狼有多少只?”为了避免自己显得很愚蠢或像个懦夫,格兰特随便报了个自己认为的小数字来掩饰心中的恐惧。“呃,大概二十只吧。”他用冷淡的口吻来掩饰自己的心跳。但随后,格兰特和那位军官发现了声音的来源。那群狼不过就是狼而已,它们正带着顽皮的自信,惬意地休息着。由于不熟悉的危险感让自己如此的不安,他从来都想过要质疑自己的心跳或者脑子的推断。夜晚是很黑,充满了恐惧。我们在人生当中也会遭遇很多敌人。但你得明白:它们远没有你的头脑让你以为的那么可怕。

定义你的恐惧

我们究竟在害怕什么,其实自己并不完全知晓。让我们如此担心的究竟是什么,其实我们从来没有定义过。我们的恐惧不是具体的东西,而是阴影、幻觉、折射。企业家兼作家蒂姆·费里斯(Tim Ferriss) 曾经谈过“恐惧设定”的练习——把阻碍我们前进的噩梦、焦虑和怀疑是什么下定义,说清楚。事实上,这种做法的根源很古老,至少可以追溯到斯多葛学派。塞内卡写过进行 premeditatio malorum 练习的文章,意思是提前思考最坏的结果。不明确的恐惧足以让我们望而却步;你对这种恐惧探索得越多,它对我们的影响就越小。

注意力放在恐惧的另一面

不要担心事情会不会很难。因为确实难。相反,请把注意力放在这些事情对你的帮助上面。这是你不必害怕它们的原因。淤血和伤疤会变成我们的盔甲。斗争会变成我们的经验。这些会让我们变得更好,让我们为这一刻做好准备,就像这一刻会让我们为将来做好准备一样。经理郭这些,会让我们更能品尝到胜利的甜美。如果事情很容易做的话,每个人都会去做了。如果每个人都能做的话,那这件事情又有多大价值呢?重点就是难。风险是特性,不是bug。Nec aspera terrent(不惧艰险)。不要被困难吓倒。要像运动员一样,你得知道艰苦锻炼会给你带来什么:更强壮的肌肉。

找到你的能动性

恐惧决定了什么有可能,什么不可能。如果你觉得一件事情太可怕了,那是对你而言。如果你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力量……那你就没有。如果你不是自己命运的主宰……那么你就会任由命运主宰。我们可以用两种方式度过这一生。要么选择自己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处境,要么选择任由处境摆布。我们要么靠运气……要么靠因果关系。都说逆境中就这两种人。一种只会问,我会怎么样?另一种则会问,我该怎么办?或者就像詹姆斯·马蒂斯将军经常提醒部下一样:“永远都不要觉得自己无能为力。选择回应方式就是。”

该害怕的是(不做)会错过什么

所有的成长都是冒险举动(a leap in the dark)。如果你害怕这一点,那你永远也做不成任何有价值的事。如果你让恐惧占据上风,你就永远都不会迈出那一步,跳出那一跃。没有绕开它的道路——没有风险就没有进步。如果非要让恐惧主导你的生活,那你该害怕的是会错过什么。害怕如果你不采取行动的话会发生什么。害怕他们会怎么看你,害怕将来你会怎么看自己,怎么这么胆小。想想你都有什么。想想玩得太小的代价有多可怕。

从传统找回勇气

那些跨过大陆桥到达新大陆的人,在火灾后重建的人,穿着盔甲奔赴战场的人,索取自身不可剥夺的权利的人,那些直面暴徒的人,那些摆脱奴隶身份的人,探索科学前沿的人——最终是那些人创造了你,间接和直接地。他们的血液在你的血管里面涌动。他们的 DNA 已经融入到你的 DNA。你的祖先是战士和幸存者。你出自那些与命运对抗、扛住命运重拳、拼尽全力的人。他们失败过,他们犯过错,他们被打倒过,但他们活了下来了。他们撑够了时间去推动让我们今天得以前进的事件。当我们感到害怕的时候,可以抬头看看天,看看我们的先人。

用信心代替恐惧

二战的时候美国陆军军官会给每一位士兵发一本《陆军生活手册》(Army Life),书的开篇是这么写的:“专业知识就是帮助。”。尽管恐惧可以用定义和解释驱散,但取代它会更有效。用什么取代?能力。用训练培养能力。带着任务训练。带上需要完成的工作。训练不仅仅是运动员和士兵要做的事。这是在任何情况下克服自身恐惧的关键。信心很简单,就是认清自己。就像爱比克泰德所说那样,目标是当我们经历逆境时能够这么说:“这就是我训练的目的,因为我就是干这个的。” 我们熟悉的东西就可以管理。经验和好的训练可以减轻危险。恐惧导致厌恶。厌恶导致懦弱。重复会带来信心。信心会为勇气创造机会。

从小处着手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跬步就是那些一开始的小步骤,那些造势者,集腋成裘的腋,聚沙成塔的沙。当我们面对着巨大问题时感到害怕或绝望时,不妨想想这个。我们不需要带头冲锋陷阵。抛开视死如归的想法。有时,最好的起点是小地方。弗洛伦斯·南丁格尔(Florence Nightingale) 说:“永远不要错过开始实践的机会,哪怕这样的开始小如芥末种子,也终将会生根发芽。” 搞定一个小问题。将东西往前挪一步。写下一句话。寄出一封信。制造一个火花。然后再弄清楚接下来该干什么。

做就是了。去吧

你是怎么克服恐惧的?不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的所有理由?用拿过勋章的海军海豹突击队乔科·威林克(Jocko Willink)的话来说,要想克服恐惧,做就是了。冒险去做。这是唯一的办法。因为如果你不这样做,会发生什么?失败。后悔。羞愧。你失去了一个机会。失去任何前进的希望。恐惧希望你花一整天去考虑清楚,勇气知道你必须开始行动,必须坚持下去。戴高乐曾向政府某些持保留态度的成员解释道:“在这种情况下,不行动就等死。我选择行动;但这并不能排除也会死的可能性。” 没有人能保证一生平安,没有东西能排除失败或死亡的可能性。但是如果你不做呢?好吧,你必定会失败,并遭受另一种死亡。等你老了,你会希望自己当时能做点什么就好了。人总是这样。这意味着,现在,你得动身了。

让勇气成为习惯

有个建议已经被说滥了:每天做一件让你感到害怕的事情。结果还不错。如果你还没有实践过,你怎么指望去做那些让你,让别人感到害怕的大事呢?如果你经常不这样做,就算赌注很小,你又怎么能相信自己在赌注很大的时候敢迈出去呢?所以我们必须自己考验自己。我们要寻求挑战。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说: “永远要做你害怕去做的事情。”或者就像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所写那样,我们希望“我们的神经系统成为我们的盟友,而不是我们的敌人。” 我们必须让勇气成为一种习惯。

跟勇敢的人交往

当别国向斯巴达寻求军事援助时,斯巴达人不会派遣军队过去。他们会派遣斯巴达的指挥官。这就够了。因为勇气,就像恐惧一样,是会传染的。一个人,只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会恐惧,有计划,就足以增援一支寡不敌众的军队,修复一个被破坏的系统,平息已经生根的混乱。所以一个斯巴达人就他们盟友的全部所需。所以这也适合你。勇气是会传染的。那从谁那里要勇气呢?就像病毒一样,勇气也是通过接触传播。勇气通过空气传播。所以让自己靠近那个散发着勇气的人。让他们身上散发的多余的勇气也洒在你身上。

用爱武装自己去对抗恐惧

“勇气”的词根意思是“心”,这实在是太完美了。詹姆斯·斯托克代尔(James Stockdale)和其他被俘的同伴之间互相会用字母 U 和 S 传信。是什么意思?United States就是Unity over Self。当他们感到孤独时,当他们被拉去受刑时,当他们被关在牢里为受刑下可能会说的话而鞭笞自己时,他们就会互相说这句话。你是哪个统一整体的一部分?是什么样的爱赋予了你力量?你的勇气是为了谁?国家?事业?同志?家庭?我们就是这样突破自身极限的。

请求帮忙

有时,这就是最强大、最勇敢的做法。马库斯·奥勒留写道:“不要为自己需要帮助而感到羞耻。就像士兵攻城破壁一样,你也有需要实现的使命。如果你受伤了,需要战友来拉你一把呢?那又怎样?” 确实。那又怎样?需要帮助也没关系。需要安慰、帮忙、宽恕等等都没关系。需要治疗吗?去吧!需要重新开始?好的!需要找个肩膀依靠?当然!我们是一起执行任务的。我们是同志。请求帮忙。这不仅仅是勇敢,而且是正确的做法。

不管你想做什么,无论你梦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有太多的原因会让你觉得这样做是错误的。你会遭遇难以置信的压力,想让你把这些想法、这些梦想、这种需求从脑海中抹去。这就是弗洛伦斯·南丁格尔的经历。30 年来,她的家人和社会给她施压,让她推迟、无视内心的召唤。为此有多少生命付出了代价?结果证明他们错得有多离谱?根据我们所处的位置以及我们要做的事情的不同,我们面临的阻力可能是简单的激励……也可能是彻底的暴力。

恐惧会让人感觉到它的存在。总是这样。

你会让它阻止你响应内心的召唤吗?你会让电话铃声就这么一直响着吗?

或者你会不会一步步靠近内心的自己,会不会坚定自己,让自己做好准备,然后去做你被派到这里该做的事?

译者:boxi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互联网运营相关的干货知识,给运营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nyingdog.cn/876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方式

QQ:1124602020
微信:vl54120
备注:周一至周五全天在线,周末可能不在线,另外联系时,请告知来意。

公众号
公众号
交流群
交流群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