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金融携巨资入主,北控清洁能源获助力​升格

山高金融携巨资入主,北控清洁能源获助力升格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2021年,全球化加速减碳为可再生能源投资狠加了把烈火。根据Mercom Capital Group报告,去年全球光伏领域企业各类融资规模达到278亿美元,为近十年之最。近期的俄乌战争推高了常规能源天然气的价格,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市场迅速成为各国能源核心战略之一。

国内在“双碳”政策刺激下,以光伏、风电为代表的绿电赛道,资本表现愈发活跃。以上市公司为例,电投能源、金开新能、钧达股份去年通过并购、置换等资本手段,进一步介入到光伏产业。

在绿电赛道里的各路企业大举扩张旗帜,谋求抢占新市场和新产能之际,上市公司们依靠多元化的资本工具,既能走快捷通道搭上绿电的快车,还能有效为业务提速,可谓事半功倍。

今年3月中旬,北控清洁能源和山高金融(山东高速金融)发布联合公告称,山高金融将以配股方式入主北控清洁能源,共出资约46.85亿港元,交易达成后,山高金融将跃升为北控清洁能源的第一大股东,占比43.45%,未来北控清洁能源将成为山东高速集团的新能源旗舰平台。

值得注意,此次山高金融并非单纯注资,而是谋求成为北控清洁能源的第一大股东,而山高金融的母公司是山东高速,拥有大量交通基础设施资源,入主北控清洁能源之后,山高金融的新能源棋局会怎么下?北控清洁能源的新能源蓝图又会走向何方?

方兴未艾

山高金融之所以要此时举牌北控清洁能源,既是其向产业投资转型的战略选择,也与眼下可再生能源行业的趋势性宏观背景密切相关。

第一,以光伏、风力为主的绿电,由于政策和产业双双倾斜,能源地位持续提升,电量贡献不断提高。

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29.8%,风电、光伏发电量占比分别为7.9%和3.9%,同比2020年均有提升。而《“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提出,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发电量比重要达到39%左右。

第二,下游电企普遍缺钱,一方面源于非绿电业务亏损严重,另一方面源于扩张需求旺盛,但现金流吃紧。

比如中国电力,财报显示2021年火电业务亏损20.8亿元、投资净现金流为-185.2亿元;大唐发电2021年火电业务营业亏损76.4亿元、投资净现金流为-131.2亿元。

第三,诸多实力国企在加速布局新能源产业链,将新能源战略升级为未来的核心战略。

近两年,大量国企央企密集杀入新能源赛道,比如中国华电与隆基股份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云南新华与垒知集团合作开发1GW光伏发电项目,三峡新能源受让正泰电器子公司光伏电站控股权。

山高金融在公告中指出,其于去年年中制定了转型及增加产业投资的业务战略,专注于具有良好增长前景的产业,新能源产业是主要投资方向之一。不久前,山高金融还参与了全球新能源500强企业、独角兽企业能链E2轮的融资。

总的来说,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发展仍处于前期阶段,存在重大机遇,各方都在快马加鞭、跑马圈地,越快落位越有先发优势,所以山高金融入主北控清洁能源在时间、空间层面均有相当必要性。

合作引力

目前国企布局新能源,往往走的是强强联合的思路,即合作对象或收购对象要具备一定资产或业绩优势。山高金融选择北控清洁能源作为未来新能源先锋业务,根源是相中了北控清洁能源的独特优势。

其一,清洁能源业务根基牢固,已形成规模化、产业化布局。据2021年报,北控清洁能源在产业链层面,涉及开发、建造、运营、技术咨询等环节,具备完善的下游服务能力,而在能源层面,则涉及光伏发电、风电、清洁供暖、储能等多元化能源种类。

另外,北控清洁能源的发电站在国内外均有布局,比如集中式光伏发电站已经覆盖国内13个省、2个自治区和1个直辖市,以及澳大利亚南澳怀阿拉。

其二,清洁能源主营业务成长确定性高。年报显示,北控清洁能源2021年光伏发电业务营收31.26亿港元,同比增长9.8%;风电业务营收8.16亿港元,同比增长153.4%;清洁供暖业务营收10.92亿港元,同比增长13.6%。

毛利方面,电力销售业务为23.47亿港元,同比增长9%;清洁供暖业务为9590万港元,同比增长7.8%。

电站规模方面,截止2021年底,北控清洁能源的光伏发电站、风力发电站在运装机规模逾3500兆瓦。

其三,盈利能力稳定。2021年光伏下游普遍面临疫情、原材料短缺和涨价等挑战,但北控清洁能源仍然延续了2020年的盈利状态,2021年抛开各类一次性、非现金减值项目后的利润总额达到8.4亿港元,表现出很强的韧性。

质变将至

既然北控清洁能源的优势在于新能源业务的生态丰富性和发展稳定性,那这桩交易一旦敲定,北控清洁能源毫无疑问会真正走向质变。

从经营层面看,北控清洁能源在得到充沛的现金流补充后,业务扩张必定更为游刃有余。

山高金融此次配股共作价46.85亿港元,而财报显示,截止2021年底北控清洁能源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1.41亿港元,2021年各种经营、投资和筹资现金流出净额约13.8亿港元。对比来看,北控清洁能源一旦拿到这笔钱,业务扩张会更顺利,运营预算也会更加充足,利于其巩固业内地位。

从资产层面看,北控清洁能源获巨资后,负债率得到改善,资本结构得到优化,融资能力也会得到强化。

截止2021年底,北控清洁能源的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比约0.86,如果有了这笔资金,流动比率将超过1,资产健康程度进一步提高。至于融资渠道方面,资产质量改善会带来更高的融资话语权,更重要的是,山高金融将为北控清洁能源打开更为多元、快捷的融资渠道。

从战略层面看,北控清洁能源一旦坐实山东高速集团新能源业务的旗舰地位,将获得控股股东更多的资源支持及倾斜。

进入2022年,山东高速布局新能源步伐明显加快,包括与一道新能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首条氢能高速示范样板建设提速等。山东高速已将新能源业务提升到较高战略地位,北控清洁能源这样成熟的生态平台,一旦并入,无疑会成为山东高速新能源战略的排头兵。

总体来看,这笔交易的达成,会给北控清洁能源带来资金、资产、战略方面的巨大利好,成就北控清洁能源的发展质变。

驶入快车道

其实此次北控清洁能源与山高金融的交易,也引发不少投资者和业内人士的关注。

山东高速可以利用自身高速公路等基建的地域性优势,有针对性地展开光伏、风电等清洁能源的开发,给北控清洁能源带来更多差异化的竞争优势,这比在全国各地以较高的代价拿路条,会更加方便和直接,有专业人士如此评价道。

路条是光伏项目的刚需通行证,在光伏电站加速扩张的重要窗口期,时间可能比资金更加重要。这也是很多国企愿意斥巨资直接购买现成电站的重要原因。

当然,光伏产业的下游,更是一个资金密集区域,资金优势越大的企业越容易赚到钱,也有企业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卖电站,甚至卖身。最近有消息显示国家层面正在计划一次性发放数千亿元的可再生能源补贴,这对包括北控清洁能源在内的所有绿色企业,是一个好消息。

现在来看,山高金融和北控清洁能源这桩交易,均契合双方的利益需求。尤其是北控清洁能源,山高金融的入主,既带来了充裕的增量资金,又增添了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在竞争激烈的新能源赛道,这就是制胜武器。

北控清洁能源也会因此驶入发展快车道,“十四五”的扩张蓝图将以更快的速度和更稳的质量展开,从而进一步向龙头梯队靠拢。

本文由刘旷投稿,运营狗专栏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nyingdog.cn/9194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Q:1124602020
微信:vl54120
备注:周一至周五全天在线,周末可能不在线,另外联系时,请告知来意。

公众号
交流群
运营狗会员全新上线,开通可尊享多项权益,点击了解详情